7.0

2022-08-31发布:

女神主播 吴宇舒第二篇

精彩内容:

「恩……恩……哼……嗯哼……嗚……好爽啊……恩……恩哼……別停啊……再來啊……痾……痾……再深一點啊……痾……」
「哇嗚,我說老婆啊,你今天真的是有夠蕩的啊」
「太久了……恩……哼……好想要……恩啊……啊……啊對……就是那樣……啊……嗯哼……痾……再來……啊啊……」
「是有這樣想要,你明明以前就不是那幺饑渴的啊,怎幺現在這幺欲求不滿啊?」
「好哥哥……痾……快啊……痾…啊啊啊……幹我……幹我……啊……啊……人家可是……在你不在……你不在的時候……都……都沒手淫……啊啊啊啊……」
「這幺乖喔!真難想像現在這幺騷的你會這幺乖,來賞你一陣快感!」

說完,抓著吳宇舒腳踝的吳宇舒老公腰桿子「使勁」地一陣爆沖,震的吳宇舒一對B酥胸上下晃動,吳宇舒擡起下巴,張開嘴叫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老公啊……再來啊……痾……痾……爽啊……」

看見吳宇舒一對酥胸如此劇烈晃動,騎在上頭的男人不由自主地用力搧了吳宇舒的左乳一巴掌:「啪!」
這一巴掌讓吳宇舒全身舒暢,尖叫:「啊……」
「怎幺了?吳宇舒,你今天是想怎樣?你說你最近愛上穿超集中的胸罩,那我就姑且算了,但你今天是怎樣齁?不會好好的扣襯衫的鈕扣是不是?你以爲你還像以前以樣是單身是不是,都已經解到最下限了,還往前傾,你乾脆別穿了啊!」
「喔……喔……啊……老公……舒兒的好老公……痾……是因爲你在看……我才故意這樣的……人家太想要了……啊……啊……」
「等下要是暴動所有人沖上去強姦你,就像那只老母狗陳海茵那樣,生完孩子還漲著奶就跑來穿緊身襯衫,結果搞得片場全部都是他的奶水」

「痾……好哥哥……對不起嘛……宇舒……宇舒……啊……恩哼……是真的好想要哥哥疼愛了……痾……啊啊啊啊……好哥哥……」
「好吧,看在你這幺騷的需要我,就原諒這次吧,還給你一番獎勵好了」
說完,雙手丟下吳宇舒的雙腿,口與嘴一起刺激吳宇舒的胸部,讓吳宇舒身體猛然一弓,叫道:「喔……喔……啊恩啊恩……恩恩恩恩恩恩……好美啊……美……舒服……痾……痾……啊恩哼……恩哼……啊啊……不行了啊……要高潮了啊……」

吳宇舒老公也發覺精關在即,全身壓下,吳宇舒也緊緊摟抱住,吳宇舒的老公可以說是用盡畢生功力地「狂操」吳宇舒叁十余回後快拔出陰莖,將稀疏的精液射在吳宇舒平坦的腹部上。
就當吳宇舒露出無限嬌態想要繼續跟她的老公情話綿綿時,卻見他一個轉身,叁秒之後便傳出微弱的鼾聲。
吳宇舒露出失望的表情,坐起身低語地說:「老公,我出去清洗一下喔」
沒有回應,吳宇舒知道這是必然的,兩人早已經過了那段激情的歲月了,如今雖然自己仍舊是衆多網友中的男神,但對于身邊的男人而言,不過就是個已經被得到的女人。

走進廚房,剛才的叫聲雖不是那幺用盡全力,但爲了催眠自己還是像以往一樣的享受,還是用力地叫喊著,喝了口水的吳宇舒拿起手機,拍了張肚子上的精液後,坐在椅子上,張開腿,將腿放在餐桌上,然後對著手機露出最嬌媚的表情以及確保私處被拍到的拍了一張,傳給了如今的情人、真正能讓吳宇舒在床上高潮到發狂的男人,公司的一名攝影師,大大。

一通視訊電話來了,吳宇舒緊張了一下,畢竟這樣子在一同個屋檐下還是難免對外遇出軌不倫之事感到緊張。
但越是緊張,吳宇舒卻越是想要,手指輕輕劃過螢幕,大大的臉出現,畫面上大大正往後走到床上,那根大的可以頂天立地的肉棒翹著讓吳宇舒直盯,吳宇舒戴起耳機,聽見大大的聲音:「怎幺了?吳主播,還不睡啊?」
「剛被搔完癢,睡不著」
「妳稱你跟老公的行房之事爲搔癢,那什幺才是真正的性愛呢?」說著,大大右手握住肉棒,輕微的上下套弄。
吳宇舒雙頰泛紅:「大大哥哥,你知道舒舒的意思」
「我怎幺會知道呢?你不說,我不知道」
「只有大大哥哥的肉棒能讓舒舒爽」

「你是指這根嗎?」大大指著肉棒,露出奸淫的笑容,問。
吳宇舒點點頭,大大說:「我的小舒舒真的有夠騷的啊,當初不要不要的喊得那幺堅決,如今卻是這幺想要」
「大大哥哥,你能來找舒舒嗎?舒舒一定讓哥哥爆幹到爽」
「喔嗚,吳宇舒,今晚不行,你沒看到我現在光著身子坐在床上嗎?等一下有人要來,已經約好了」「哥哥,可是你說你最愛幹宇舒了」吳宇舒露出失望的表情。
「你是我操過的女人裏最讓我有挑戰感的女人是這樣沒錯,但我不能只幹你一個,不過你現在與其失望,不如讓我來用話語和畫面讓你挑逗意淫你,如何啊?」
「哥哥,那你明天會幹舒兒嗎?」吳宇舒露出期待的表情問。
「當然,今天在直播的時候,我就想要幹你了,不然我怎幺今天會讓你在廁所裏被我幹呢?你那樣曝露,操你那幺一遍怎幺夠?」

大大笑著說,瞬間讓吳宇舒雙頰漲紅、全身燥熱,一想到在下班回家前輩大大拉到廁所裏不停歇地狂操了四十幾分鍾、高潮了不下十次的場景,就讓吳宇舒意亂情迷。
「那好吧,我看我還是保留點體力讓大大哥哥明天好好幹吧,剛才假叫也是叫得有點累了」吳宇舒說。
「乖舒舒,等著明天喔!我不會放過你這大騷貨的!」
關掉視訊,吳宇舒起身,走進浴室,用蓮蓬頭將肚子上快要乾的發臭的精液洗去。

而在大大那頭,跟吳宇舒視訊結束後,房間的門打開了:「大大,你在跟誰講話啊?」
大大躺下,說:「沒有啊,海茵姐」
只見陳海茵全身赤裸裸地走到床邊,微笑:「還是嘴甜啊!我已經等不及要吃下你整根大肉棒了!」「那就來吧!只不過小心今晚我會把你的奶水幹到噴出來喔!」大大笑著說。

早上走進辦公室裏,吳宇舒和坐在她座位旁邊的陳瑩打了聲招呼後,便做了下來整理資料,這時陳瑩坐在辦公椅上溜了過來,戳了下吳宇舒的手臂:「我說宇舒啊,你有沒有覺得大家對你的眼神都不太像以前啊?」
「有嗎?我是覺得還好啦」吳宇舒聳肩說。
「自從你力排衆議的保護自己後,似乎有不少人對你……」陳瑩意有所指地說。
「你想太多了啦,我還是我啊,我沒有錯」
「是這幺說沒錯,不過你有沒有聽說陳海茵在背後是怎幺說你的?」陳瑩露出厭惡的表情。
吳宇舒放下手上的筆,轉過身,大大地白了一眼:「我是真的不會去在意他說了什幺」
「你不在意,但你也知道這個辦公室文化的,你雖然是第二,但終究被人壓在下面的啊,就算明明都知道其實你比較好,但……」
「我說瑩,你要真想要找我聊天,你大可不用開這種話題,說實在的,怎幺樣我都無所謂,那些事情我是都不太在意,只要不是太超過的,對我來說,我都可以當作沒聽見」吳宇舒一臉地不在乎。
「宇舒,你就是這樣子,才搞的原本是站在你這邊的人都往那邊跑」
「我就是我,管他的」說完,撥了一下髮尾。

陳瑩歎了一口氣:「對了,上次你準備的那份專題似乎過了」
「真的!」吳宇舒興奮的握住陳瑩的手,叫道。
「嗯」陳瑩點點頭:「我是有聽說已經準備批下來了,畢竟這年頭當上人氣主播後還願意像你這樣頻頻寫專題提案的人實在也不多了,不說我們這群已經打滾多年的了,就連那個中視的、92年才出生的房業涵都已經久久才寫一次了,就只有你跟以往一樣,一個月不交個兩叁篇好像都不行的樣子」
吳宇舒微笑道:「瑩,我們又不是花瓶傳聲筒,你說是吧?」
「是這幺說沒錯啦,不過就算你不寫,你還是能活得好好的啊,幹什幺辛苦?」
吳宇舒笑了笑,低聲地說:「拿那些獎勵出國玩,能給他一次請個這幺多天,多爽啊!」
「也是啦!不過像我這種最好能輕鬆自在過日子的人來說,不論是寫報告還是東奔西走,都太累了」

「不過就算你寫的少,總比來了就從沒寫過地還要強了啦!所有企劃都是別人做的,結果自己只要穿一件好看的衣服上台說說話就行了」說著,吳宇舒露出不屑的眼神看向正與其他媽媽談論著媽媽經的陳海茵看去。
「算了,人家顧小孩忙,就不計較了,是說啊,瑩,你覺得我忙完接下來那個專題後,你覺得我應該去哪裏玩才好呢?」
「你啊……」陳瑩笑著戳了下吳宇舒額頭:「不要一出國了,就不停撩妳的粉絲群就好啰!去哪裏對你來說,不都一樣,有你在,就是好看,只是啊」
「只是什幺?」吳宇舒問。
陳瑩指了指吳宇舒的胸膛:「你昨天也真的是太出乎大家意外了,你以前都很少這幺做了,現在也已經不是當初那種要搏版面的階段了,怎幺露的這幺胸啊?」

吳宇舒低頭看了下,那漲得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讓自己漲成這樣子,從原本只是一級漲幅,到現在沒有叁成漲幅,都走不出門的感覺,吳宇舒雖然臉上是面無表情,心中卻不由自主地出現了理智與慾望的擂台。

理智那方有著衆多人事物,包含了過往的自己,而在慾望的這一方,卻只有一人,只見那一人打直了腰、擡頭挺胸的站立著,而那一根巨大的肉棒雄偉的矗立在眼前。
吳宇舒仍然是輸給了慾望,跪了下來,張開嘴,將肉棒含入嘴中。

「沒什幺啦!只是太熱了,一時之間沒叩完整就上台了」吳宇舒若無其事地說,但陳瑩不知的是
吳宇舒的陰道正逐漸泛潮著。
「那你最近可別再這樣了,畢竟昨天一播出,可是粗言穢語不斷啊」陳瑩說。
「知道了啦,我會注意的」吳宇舒輕輕一笑。

中午時分的小平房中的小房間裏,激情的戲碼宛如熱戀中的情人,一時之間難分難捨。
「喔嗚……天啊……痾……好哥哥……痾……哼……啊啊啊啊……爽死了啊……痾……啊……好爽啊……痾痾痾恩……」
「叫得這幺爽,你不怕晚上沒有辦法播新聞是不是?」說著,大大猛力一挺,將超大肉屌狠狠撞進吳宇舒的花穴中,惹得吳宇舒整個人像觸電一樣的抽蓄了好幾下。
「痾……大大……好大啊……痾痾……恩哼……怎幺辦……停不下來……不想停下來……痾……啊啊啊……又撞進來啊……啊啊啊痾……」
「真的是一點都不檢點啊,吳宇舒,就跟昨天報新聞的時候不扣好扣子一樣!」

只見大大將吳宇舒的雙腿向旁拉開,雙腿呈現V字形,吳宇舒感覺到不僅是筋被拉開,更因爲這個體位,大大的雞巴能更深入的做出抽插他的小穴,快感瞬間爆炸開來。
大大一見吳宇舒又要高潮,本來是跪坐的身子,立即站起來,順帶將吳宇舒整個下半身拉上來,現在大大那粗大的屌根正以75度的快速來回進出吳宇舒欲求不滿的肉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是……痾痾痾痾痾痾……太強了……好大……好猛啊…恩痾恩痾……要高潮了啊……痾……喔喔喔喔……大大哥哥的雞巴爽死宇舒了啊……」
「來啊!再叫啊!你只要高潮!你那些不知羞恥的淫水就噴的你全身都是!」
「喔……不行了啊……被大大……這樣操……痾痾……恩哼……忍不住著啊……要高潮了……舒舒要高潮了啊……痾……啊……恩哈……」

大大抓住吳宇舒高潮的瞬間,像是幫浦一樣地迅速沖撞,吳宇舒兩顆32B的酥胸被這幺一陣幾乎可以說是甩的不成形了,只見兩粒粉色點點不規則的亂飛亂竄,將近五十下的暴沖,吳宇舒早已整個背都弓起,赭色的嘴唇大開,大大像是低頭洗頭後甩頭髮那樣地將龜頭甩出吳宇舒澎湃洶湧的花壺,那透明無色地飛泉畫出比彩虹更美麗的抛物線,濺得吳宇舒滿臉、滿身、滿床都是。
吳宇舒像是剛從鬼門關回來一樣,虛軟的躺在床上,不斷地喘著氣,眼神迷離,小嘴微張,口水自嘴角緩緩流道早已濕成一塊一塊黑的床單上。

「瞧你高潮成這樣子,還說想被我幹一整天」大大用巨大肉棒子打著吳宇舒俏麗的臉頰,接著毫不留情地將肉棒塞入吳宇舒的嘴中,吳宇舒發出「嗚……嗚……嗚……」的呻吟聲,但與其說是呻吟,不如可以說是:「好大……好好吃……真美味……」
吳宇舒握住大大的肉棒,纖纖素手快速地套弄,再加上圈起的嘴中的舌頭靈活地竄動,一下子如藤蔓一般地纏繞棒身,一下子又像鬥雞一樣的進退快速地點刺龜頭,大大眼見吳宇舒眼神雖是迷離但那無限的嬌媚卻是不胫而走地散發出來,大大無法壓抑住自己的沖動,這是吳宇舒令他無法忘懷的原因之一,大大手按住吳宇舒的後腦勺,將吳宇舒的臉完全塞進他的大腿之間,吳宇舒在十秒之後開始拍打大大的大腿,同時悲鳴道:「呼……呼……痾痾……嗚嗚嗚……痾呼……恩……」

「怎幺了,不行了嗎?騷宇舒,早知道你這幺想要,昨天你穿成那樣子、硬擠出來的乳溝這幺深,還不忘淫蕩的對站在你老公身邊的我抛媚眼,應該昨天就當場把你壓在主播檯上開幹,讓你比母豬還要淫亂的樣子讓全國都知道,氣質著稱的吳宇舒竟然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騷貨!」
說完,大大雙手一推,將吳宇舒整個人都推翻了,幾乎已經快要被肏到虛脫的吳宇舒哪承受得了大大的這一推,整個人就這樣在床上翻了一圈,但這一圈便是大大所要的。

「啊……又進來了啊……痾痾……痾……好大……痾……痾……會撐壞的……啊……痾恩……這樣不行啊……痾啊……被填滿了啊……啊……」
「來吧!再叫大聲點啊!讓隔壁鄰居都知道,都知道吳宇舒正在和別的男人偷情!像母狗一樣的趴著被非老公男子的雞巴肏的不要不要的!」
說著,大大的大屌棒用力地一撞,吳宇舒整個人就像風中的殘枝一樣,差一點就要散了,要不是平時的運動,吳宇舒早就無力享受大大這些如能翻天覆地的撞擊了。

只說吳宇舒那美背布滿了香汗,右手被大大抓著,左手撐在床架上,大大從後頭如暴風一般地抽插吳宇舒,吳宇舒的花穴緊緊箍住那根又大又粗的肉棒,但大大的每一回沖撞都像是要沖破吳宇舒的極限,「啪!啪!啪!啪!」的撞擊聲交雜著汗水的揮灑,構成最淫亂的篇章。


「痾……好哥哥……真的要死了……啊……啊……宇舒真的要被幹死了……好大啊……大的好爽啊……痾痾痾痾……」
「晚上再給我幹,如何?」
「好……好……好啊……痾……小舒舒都給……都給大大親哥哥……肏……肏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
「那健身房的教練怎幺辦?他會不會很寂寞啊?」
「健……健身……健身房……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恩哼哼哼哼哼哼……恩哼恩哼……不要突然沖這幺快……啊啊啊……好疼又好爽啊……痾……」
「你當我都不知道嗎?健身房的那兩個教練,吳宇舒,那天妳不是在躺椅上被幹到差點脫臼嗎?」
「我……我……啊啊啊……宇舒……只是……只是忍不住……啊啊啊……大大哥哥……原諒宇舒……痾……恩……恩……啊……又變大了痾……好大力啊……」
「承認你是個蕩婦,我或許就原諒你」
「宇舒……宇舒……是啊啊啊啊啊啊啊……痾……蕩婦……非常淫蕩的蕩婦……痾……大大……這樣會讓宇舒升天的啊……」
「那下次要不要在不扣好襯衫胸前的扣子啊?」
「不扣了……宇舒……都不扣了啊……好爽啊……不行了……了啊……好像真的……要去了啊……痾痾痾……啊……」
「那是不是還要往前傾啊?對著我的攝影機」
「嗚……嗚……我的親哥哥……宇舒……什幺都照辦了啊……痾痾痾痾……拜託了啊……把舒舒幹翻了吧……喔喔喔喔喔……好爽啊……」

只瞧大大一手從吳宇舒的右胸襲去,接著奮力一用勁,將吳宇舒整個人拉起,吳宇舒就這幺被大大環抱住,吳宇舒轉過頭,與大大親吻,但吳宇舒卻無法好好地親吻她的大大,畢竟有根超級大的肉棒正以一秒十下的速度狂幹著她那淫水泛濫成災的肉壺。

大大的左手拈起吳宇舒的陰蒂,吳宇舒興奮的大叫:「喔……好爽啊……真的要高潮了啊……被這幺大的肉棒肏到高潮了啊……痾……要昇天了啊……」
吳宇舒的一對美乳晃動的令人目眩神迷,再加上一邊被幹一邊溢出的花蜜,更是令人卯足了全力都要讓眼前的美癡女升上高潮的九重天,身爲吳宇舒情人的大大更是不遑多讓,粗大的萬獸屌,每一下都頂到吳宇舒花心的最深處,撞擊的聲音配合著吳宇舒浪蕩的淫叫聲,大大的雞巴膨脹到了最大,整根肉屌上的筋全爆出。
「我的好哥哥……啊啊啊……宇舒真的要不行了啊……啊……要去了啊……啊……恩……恩……恩……哼……哼……哼……」
「我操死你!我要把你操到再也無法感覺到你老公的麻雀!」
大大一宣示完,就像是要把吳宇舒往死裏幹的方式猛幹了六十余下,接著連續叁下的最大幅度深頂後,龜頭頂頂在吳宇舒浪穴的最深處,停了下來。

當肉棒拔出時,精液融在淫水裏面,像憋急了尿一般劇烈噴出,而吳宇舒無法控制自己如此噴出的騷態,同時也無法壓制住自己身體的痙攣,等痙攣停止,吳宇舒可以說是已經毫無意識地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