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天龙八部︰蕩妇康敏

精彩内容:

那一日康敏在馬大元的鐵箱中發現了汪幫主的遺書。偷拆了這封書信,沒有損壞
封皮上火漆,看了重行封好。得知了喬峰乃是契丹人一事,那時開心至極,因爲她要
出出心中惡氣,誰叫喬峰正眼也不瞧她一下!本來康敏希望馬大元揭穿喬峰,卻不料
被馬大元訓斥了一番,連著好幾天碰也不碰她一下。
              
  那日是八月十四,馬大元偷閑在家多睡了一會,雞巴卻傳來一陣舒麻爽快的感覺
,睜眼一看,卻是妻子康敏正自埋首于他的跨下,性趣盎然的舔弄起他的雞巴。
              
  龜頭和莖體結合處的中間,是男人最柔嫩的地方之一,只見康敏用舌尖連續輕輕
觸擊這裏,然後舌尖順著雞巴滑下,將雞巴莖部下邊的睾丸含在嘴裏,有時含一個甚
至同時兩個,然後將那炙熱如鐵棒的雞巴輕輕含入嘴中。

  雖然在半醒之間,馬大元的雞巴早就不由自主的膨脹、高傲地指向天花闆。

  康敏的唇緊緊含住雞巴的莖部,慢慢移向底端,用舌頭慢慢在龜頭上面逗弄、一
下子改爲真空吸吮的動作。一下子含住雞巴莖部的最深處,嘴唇緊裹著整支雞巴,然
後張開嘴巴,讓嘴巴慢慢移動到龜頭附近,然後呼的一聲,又將嘴套至雞巴底部,將
整支雞巴塞滿她的小口。反反複複的動作,直教馬大元氣喘連連,龜頭又漲大些許,
馬眼微開。
              
  這時,康敏隱然覺得馬大元的雞巴內似乎有千軍萬馬奔騰,似乎就要從馬眼口傾
洩而出,只得用拇指在雞巴根部跟肛門之間緩緩一壓,暫停吸允跟舔弄,這時馬大元
全醒了,趕忙提神、沈住一口氣,硬是將已到門口的精液暫行壓抑。

  「幹你個騷婆娘,一大早就發浪,舔的老子差點射出來,真他媽的欠老子幹,弄
得我真爽真爽!!」
              
  「哎喲,當家的,怎麽又是粗言粗語的!」康敏擡起頭,將身子挪了上來,靠在
馬大元身邊呼氣如蘭,但一只手卻粘著了似的,仍然輕握著那支挺立的雞巴,不停的
套弄撫摸著
              
  「老子就是這樣,還說我,你哪一次被我幹,不是粗言粗語的大唉小叫,口無遮
攔,幸虧咱們這裏方圓數哩沒有人家。嘿嘿,就算有個左鄰右舍又如何,我有這麽美
貌的老婆,教他們知道我馬大元大幹我騷狐狸似的老婆又有何不可。哈哈哈……」

  「就沒一次正經,要不是你一心一意對我,我才不來理你勒!」
              
  「哈哈哈,你人這漂亮,這個小逼又總是緊得很,老子這根雞巴幹過你一回就不
會再找其他女人,總之,我只幹你一個,我的好老婆…哈哈」

  馬夫人啐了一口,道:「呸,也不文雅,自從你上次之後…人家熬不住了啦。」
              
  康敏突然感到被馬大元用力的一抱,輕輕擡眼一看,正好看到馬大元的臉上充滿
一種滿足、陶醉興奮的神情。

  這時的康敏便明白馬大元的心思,于是緩緩轉身正面貼著馬大元,雙手環抱著馬
大元的腰身,讓自已的豐乳、小腹、大腿相對的緊貼著馬大元,慢慢的擡頭,媚眼輕
閉、櫻唇微開,看著馬大元。

  馬大元只看看到康敏豔麗的臉龐斜仰著,柳眉輕挑、鳳眼微閉、朱唇濕亮、臉頰
泛紅、看得馬大元既愛又憐,便往櫻唇印上去了!
              
  康敏的嘴唇感到有一條濕軟靈活的東西在挑著牙門,還有馬大元刺刺的胡渣刷拂
自已嫩嫩的臉頰,一種搔癢酥軟的感覺湧上心頭,康敏迫不及待張開貝齒,讓馬大元
的舌頭深進嘴裏攪拌著。

  康敏跟馬大元,忘情的擁吻著、身體互相搓揉著,現在他們變成只是單純的男女
而已,只想擁有對方、占有對方!
              
  馬大元慢慢解開康敏的衣裳,康敏扭動身體好讓馬大元順利的脫下她的衣服。眼
前是康敏如玉似磁的肉體,豐滿雪白托出美麗雪白的深溝,飽滿誘人的乳房高挺著,
頂著一粒櫻桃熟透般的乳頭。

  康敏平坦的小腹,渾圓的臀部,在那既豐滿又白嫩的大腿交界處,便是黑色神秘
地帶!馬大元貪婪的望著康敏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
著美妙的曲線。

  康敏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

  馬大元伸手在康敏豐滿渾圓的乳房,猛然一抓。當馬大元的手碰觸到康敏的乳房
時,康敏「啊」的輕歎一聲,身體輕輕的顫抖著。
              
  馬大元火熱的手傳來的感覺,從康敏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讓康敏的全
身都産生淡淡的甜美感。馬大元擡起頭去吸吮康敏如櫻桃般的乳頭,另一邊則用手指
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頂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

  「已經四五日了,已經四五日沒有碰我的身體了!」受到這種刺激,康敏覺得大
腦麻痺,不禁開始呻吟起來。
              
  康敏覺得馬大元的吸吮和愛撫,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陰道裏的嫩
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淫水來。

  馬大元的手依依不捨的離開那一對奶子,而且慢慢往下滑,穿過光滑的小腹,伸
到康敏的陰戶上輕撫著。
              
  馬大元的手指伸進康敏那兩片肥飽陰唇,馬大元感覺康敏的陰核早已硬漲著,深
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泛濫。

  「啊!」康敏發出了強烈性感的歡悅聲。
              
  康敏覺得膣內深處的子宮像溶化一樣,淫水不斷的流出來,而且也感到馬大元的
手指也插入到肉洞裏活動著。馬大元的手指在滑嫩的陰戶中不停的旋轉著,逗得康敏
陰道壁的嫩肉已收縮、痙攣著。

  接著馬大元一翻身,分開康敏的雙腿,看著康敏兩腿之間挾著一叢陰毛,整齊的
把小穴遮蓋著,康敏的陰唇呈現誘人的粉紅色,淫水正潺潺的流出。馬大元用手輕輕
把康敏的陰唇分開,毫不遲疑的伸出舌頭開始舔弄康敏的陰核,時而兇猛時而熱情的
舐吮著、吸咬著,更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不放,還不時的把舌頭深入陰戶內去攪動
著。
              
  康敏因馬大元舌頭微妙的觸摸,顯得更爲興奮,拼命地擡高猛挺向馬大元的嘴邊
。康敏的內心渴望著馬大元的舌頭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
而快感的波濤,讓康敏渾身顫抖!

  「哎呀……人家的小穴……癢…嗯…人家要你把大雞巴放進浪穴裏…哼…幹我…
你不想幹我嗎!快呀!」
              
  馬大元看到康敏淫蕩的樣子,欲火更加高漲,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剝光,雖說
他已有五十來歲了!但他那一根大雞巴,卻仍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著,赤紅的龜頭
好似小孩的拳頭般而且青筋暴露。
              
  馬大元站在床緣,讓雞巴正好對著凸出床緣的陰戶。馬大元的大龜頭,在康敏陰
唇邊撥弄了一陣子,讓康敏的淫水潤濕自已的大龜頭。馬大元用手握住雞,頂在陰唇
上,用力一挺腰「滋!」的一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陰唇進入裏面,大龜頭才插
進一半。

  「哎呀…大元…你…你…插的太大力了!」康敏跟著一聲大叫。

  「大力幹才會爽!!」

  話雖如此,康敏臉上卻自然流露出淫蕩的表情。
              
  康敏的表情、叫聲,馬大元自然也看在眼裏,刺激得馬大元暴發了原始野性欲火
更盛、陽具暴脹。馬大元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著康敏那豐滿的胴體
上,用力一挺腰。

  康敏感覺馬大元鋼鐵般的雞巴,在縮緊的她肉洞裏來回沖刺。康敏低頭一看,正
可以看見馬大元的雞巴,在她肉前伸出、進入。康敏看見馬大元的雞巴,被愛液濕潤
得晶亮。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


  陽具盡根插入緊嫩的陰戶內,令康敏打從骨子裏的舒服,她欲火難耐,直是個許
久未曾被寵幸的怨婦,沈醉在這插穴的激情之中,康敏貪婪的把細腰不住的擺動,粉
臉通紅,嬌喘不停,那渾圓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被大元的大陽具抽插著
。細嫩的桃源洞,被粗大的陽具塞的凹凹凸凸的,隨著康敏的屁股扭動,起落,洞口
流出的淫水,順著股間,濕淋淋的流下,浸濕的陰毛四周。

  「哎…哎…親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陽具好粗!唔…小穴被幹得
…又麻…又癢…舒服…哼…」
              
  康敏被馬大元幹得粉頰鮮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裏陣陣的爽快,股股的
淫液洶湧的流出,只覺得春穴裏潤滑的很,馬大元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康敏的陰唇
也一開一合,發出滋滋的聲音。
              
  「啊…親丈夫…哼…我好…好爽…哦…陽具頂得好深…嗯嗯…我的腳好酸…唉…
頂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氣了…哼…唔…」

  康敏兩手摟著馬大元的頸子,花心被大龜頭,似雨般的飛快操著,直讓她美得飛
上天,美得令人銷魂。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了唔…你好哦…」

  「哎呀…哼…頂…哦…陽具…喔…喔…」
              
  原來就欲火高張的康敏,被馬大元強壯的陽具抽插幹弄,刺激的欲情泛濫,雪白
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擺著,當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龜頭重重的頂入陰戶,弄得她粉
臉的紅潮更紅,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頭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幹我幹…我快忍不住了…
哼…」
              
  看著康敏就要洩身,馬大元忙將上身一伏,壓在康敏的身上,手將她的肥美玉臀
,高高的懸空抱起,用力的插著,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磨,轉著。

  「唔…好…大陽具…親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頂死哦…喔…爽死
我了…啊…啊…」
              
  大龜頭在花心上的沖刺,在春穴裏狠命的插送,這對康敏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見
她的秀髮淩亂,嬌喘噓噓,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雙手緊抓著床,那種受不
了又嬌媚的模樣,令人色欲飄飄,魂飛九天,康敏的呼吸越來越不規則了。康敏感到
馬大元的雞巴碰到子宮上時,竟然自下腹部有著強烈的刺激與快感,而且隨著抽插速
度的加快,康敏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升高。

  「哎…幹我…幹我…唔…快…幹…再用力頂…要丟了…啊…丟啦…」
              
  康敏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伴隨著淫蕩的叫聲,一波又一波的噴灑而
出,陰道裏一道道的暖流滿滿的覆蓋住馬大元的雞巴,馬大元的雞巴受到又濃又燙的
陰精所刺激,龜頭一酸忍不住一陣抖擻「噗嗤!」,馬眼全開,一股熱燙的精液,由
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在康敏的穴心深處。

  「喔…你也射了…哦…嗯…好燙…好強勁…嗯…哼…」
              
  馬大元將康敏的雙腳再分開一些,做更深的射入。馬大元的龜頭碰到子宮壁上,
讓康敏覺得莫大的充實,總算一解這些日子來的空虛。

              *************  
              
  原來馬大元邀請了白長老跟全冠清跟徐長老來家裏過節。馬大元夫婦一陣淫聲淫
行,全落在遠來作客、卻不便入門來的白世鏡眼裏。

  許久,馬大元起身離開,說是要進城採購明日中秋的夥食,隔天才會回來。眼看
馬大元遠去,白世鏡這才敲門拜訪。

  待得康敏開門請進,白世鏡仍沈浸在剛剛的淫聲浪語之中,難以自拔。瞧了康敏
一眼又是一眼,這一切康敏瞧在心底。爲了避免性欲大發,白世靜只得藉口外出山野
,閑逛直到日沒才又轉回。
              
  敲了敲門,康敏開門而出,歎然道:「唉,就快中秋了,天上的月亮又圓又白。
」白世鏡欲火未消便道:「你身上有些東西,比天上月亮更圓更白。」

  康敏接著問:「白長老,中秋餅你愛吃鹹的還是甜的。」

  白世鏡色色的說︰「你身上的月餅,自然是甜過了蜜糖。」

  「白長老說笑了,白長老又沒吃過,怎麽知道我身上的月餅甜過蜜糖。」康敏說
著咯咯笑著。

  白世鏡這下再也忍受不了,一把抱住康敏:「那我現在來嘗一嘗吧!」

  白世鏡緊緊的抱著康敏,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裏攪拌著,兩條靈活、濕軟的
              
  舌頭互相在交纏著。白世鏡感覺到,康敏豐滿、柔嫩的雙峰,不斷傳來心跳的震
動與熱度,自己熊熊的欲火即將一發不可收拾。叁兩下就把衣物剝個精光。
              
  康敏那圓潤、有彈性的乳房,白世鏡猛力的愛撫著、恣意的親吻,令他愛不釋手
。他們一絲不挂盡情的在大床鋪上翻過來、滾過去,互相撫摸、親舔著。
              
  康敏柔軟的、輕輕握住了白世鏡的陰莖,溫柔、和緩的套弄著,朱紅的櫻唇親吻
著他的胸膛,然後慢慢向下移動,經過小腹。

  康敏略微擡起紅潤的臉龐,瞄一下白世鏡沈醉的神情,露出一點得意的笑容,便
張嘴含住陰莖上的龜頭,在那硬得發光的表面輕輕舐著,她的柔舌輕輕在舐,白世鏡
卻沖動得有如火山即將爆裂。
              
  白世鏡望著康敏的舌尖在龜頭上打轉,自己有難以形容的刺激與感動。雖然康敏
還沒有把整根陰莖含進去,但白世鏡已經很滿足,因爲以她以往高傲冰冷的形象,此
刻居然如此柔順。
              
  康敏張開小嘴,慢慢把白世鏡的肉棒含進去,這種滋味實在好得到不得了,讓白
世鏡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來,藉著呻吟以圖宣洩內心的興奮。
              
  「啊..你…真是淫…蕩…啊…不幹你真是可惜了…啊…爽…馬兄弟好福氣…啊…
要是我….天天掏出來…讓你舔一舔、吸一吸,幹…幹..死你…」
              
  康敏溫柔的舐著、吻著,終于完全吞沒了。

  白世鏡覺得興奮至極,挺一挺腰,讓肉棒在康敏的嘴裏抽動起來。

  康敏只是緊緊的含著、吸吮著肉棒,素手還不停的掃拂白世鏡的陰囊。
              
  刺激的程度令白世鏡無法抑制,只覺得肉棒一陣酥酸就要洩了!

  「…我……」白世鏡急急叫著。

  可是康敏不但沒有避開,反而吞吐得更厲害,而且雙手緊緊扣住白世鏡的後臀。

  白世鏡無法再繼續忍耐,「啊……」一聲長叫,隨著肉棒一陣抖動,一股股的熱
流便疾射而出,貫喉而入。

  『咕噜!』康敏完全承受了,她繼續的吮吸著,直到白世鏡激動的龜頭不再跳動
,她才吐出肉棒,並仔細的舔拭著。白世鏡似乎得到一生以來最大的享受與感動。
              
  康敏帶著淫媚的微笑,讓白世鏡躺臥床上,用暖暖的毛巾替他擦拭著肉棒,然後
像小鳥依人般的伏在白世鏡的臂彎。

  白世鏡輕吻康敏的額頭,揉著她長長的秀髮。
              
  康敏的大腿輕輕靠著白世鏡的身體磨擦著,玉手也在著白世鏡的胸膛,有一下沒
一下輕拂著,讓白世鏡又按捺不住地擁吻著她,康敏也熱情地和他再次四唇相接。康
敏的小舌在白世鏡的口腔裏撩弄著,白世鏡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

  很快的白世鏡垂垂的肉棒又再堅硬起來,而且似乎比前一次更加灼熱挺拔。
              
  康敏感受到白世鏡胯下的騷動,嬌媚的呻吟著:「哦!你…你好猛喔……」康敏
嬌羞的推開了白世鏡,輕輕轉身。

  這種欲拒還迎的感覺十分要命,讓白世鏡更加瘋狂、更加亢奮。

  白世鏡撲過去擁著康敏,讓堅硬的肉棒緊緊貼著她軟綿綿的股溝,雙手就揉弄著
她柔軟而彈力十足的乳房。白世鏡這才覺得康敏的後臀早已被淫液濕透了,而且豐乳
上的蒂蕾也挺硬、發燙。
              
  白世鏡輕輕地將康敏的身體翻過來,一翻身便壓伏在康敏的身上。白世鏡擺動下
身,磨擦著康敏柔滑的肌膚,嘴唇卻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而雙手就撥
弄著她的胸脯。
              
  康敏的呼吸開始急速,隨著白世鏡的手開始探進她的私處,她很有節奏的在低叫
,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熱的嘴唇。

  當白世鏡將手指探入她滑膩的陰道裏,康敏不禁一聲輕吟,全身又是一陣顫栗。

  白世鏡這種激情的愛撫卻讓康敏感到春情蕩漾、心癢難忍,而不停的淫呓著、扭
動著,還不時挺著下肢,配合著白世鏡手指的探索。
              
  白世鏡抽出手指,一股濕潮隨之湧出穴口,康敏頓時覺得陰道裏一陣空虛︰「嗯
!」一聲,便伸手抓著白世鏡的肉棒頂抵著逼洞口。

  白世鏡似乎聽見康敏含混的呓語說:「…我要…我要…幹我啦…」
              
  白世鏡想不到康敏在不但和馬大元粗言粗語,跟自己在一起交媾居然也是如此如
此淫穢,再也忍不住了,只覺得一股淫欲直掼腦門。

  白世鏡深呼吸一口氣,然後一沈腰身,『滋!』肉棒應聲而入直搗黃龍,完全抵
住了康敏最深處的子宮。
              
  「啊!」康敏一聲滿足的淫蕩聲,雙眉一皺、櫻唇半開,雙手緊緊箍著白世鏡的
屁股。康敏似乎已經在空虛無助的邊際裏找到了充實的來源,一種完全的充實感,令
她又開心又滿意。

  「哎…哎…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陽具好粗…唔…插進來了…啊我…
又麻…又癢…哼…」
              
  白世鏡只是完全送了進去,緊緊抱著康敏柔軟的身驅,卻按兵不動,體會著硬硬
的肉棒抵住了她暖暖地方的感覺,體會著康敏小穴裏一吸一放的滋味,這比起亂沖亂
撞而發洩了的感覺,截然不同。
              
  康敏溫潤的逼穴裏,有如咀嚼般的蠕動著,讓白世鏡覺得一陣陣的酥癢,不禁抽
動一兩下。但陰道壁上的皺折刮搔龜頭凸緣的舒爽,卻讓白世鏡忍不住的抽動起來,
而且節奏由慢漸漸加快。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幹我幹…我快忍不住了…
哼…」
              
  康敏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開半合的小嘴在呻吟、低叫,康敏的高潮像
澎湃的浪花接二連叁地洶湧而至,下身像浸泡過水一般又濕又滑。

  突然,白世鏡歇斯底裏的仰天長嘯一聲,『嗤!滋!』一股股的濃精,激射而出
,淋漓盡緻地完全射在康敏的體內。
              
  「喔!」康敏也叫了,暖烘哄的熱流有清泉源源不斷。

  香汗淋漓的康敏緊緊的擁抱著白世鏡,逼道裏還一縮一縮的在吸吮著,似乎想完
全將白世鏡吸了進去。

  白世鏡強而有力的發射,讓肉棒依然在跳動,他把康敏抱得更緊。

  高潮後的康敏嘴角挂著笑意在喘氣著,在回味著這份難忘的意境。

-------------------------------------

  事畢,康敏不忘複仇計劃,伺機用十香迷魂散給馬大元吃了,然後以揭露白世鏡
強姦她爲要脅殺了馬大元。

  這一晚,康敏等著全冠清和徐長老。不久他們果然準時來參加這個約會。

  全冠清見到康敏,說:「阿嫂,打攪了。」說完目不轉睛地看著康敏。

  康敏滿臉紅透,看著這兩個健壯雄偉的男人,心中淫想,如果自己給他們壓在桌
上狂幹的情形,不期然點點頭,說:「你們請座,飯菜很快燒好。」

  不久康敏端出飯菜,殷勤地招呼二人。

  酒足飯飽,這時徐長老有些不耐煩了,走過去拉起康敏的手臂說:「幹你的娘,
還在扮甚麽純情,你已經給白老哥幹過很多次,還不快點過來,爲我們服務!」

  徐長老把她一推,跌倒在全冠清面前。

  全冠清見康敏跪在他胯前,立即笑容滿面,說:「好好,小敏,過來幫我清理一
下我的肉棒。」說完無禮地在拉出雞巴,全冠清整支肉棒跳了伸直出來。

  「啊!冠清哥,你的肉棒真肥大啊。」康敏說完朝他那龜頭吻去,然後張開小嘴
,把龜頭含在嘴裏。

  全冠清一邊撫摸康敏可愛的臉蛋,哈哈地說:「你吻得我好舒服啊。」又回頭對
徐長老說:「馬大元有這幺好服侍的太太,真幸福啊。」

  康敏雙手捧著全冠清的肉棒,手指還往他的陰囊摸去,挑逗著他,小嘴含著肉棒
,再向下一點,把整根肉棒都含住了。

  全冠清讚美道:「這淫婦含雞巴的技術真好。 」
              
  這時徐長老看得雙眼通紅,過來康敏的後面,把她的衣衫脫了下來,露出兩個鼓
鼓的圓大的乳房,隨著她在爲全冠清口交而前後晃動著,徐長老的手握了上去,用力
搓弄著她兩個柔軟的乳房,還用手指捏弄她的乳頭。

  康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更加賣力地含著全冠清的肉棒。

  徐長老把康敏的裙子推到腰間,然後扣住她內褲的兩邊,一把脫了下來,康敏圓
大光滑的屁股露了出來。
              
  徐長老說:「好漂亮的屁股,我幹了那麽多的妓女,還沒有一個像這樣美的,這
次賺死了。」說完雙手按在她的屁股上,然後從她的屁股縫間按了下去。

  「唔……唔……」康敏嘴裏含著全冠清的大屌,只能唔唔發出聲音,扭動著屁股
作爲回應。

  徐長老的手指往下一滑,到達她的私處,用兩根手指把她的陰唇翻開,露出鮮紅
的小肉洞,然後中指弄將了進去,胡亂挖了起來。

  「唔……唔……」康敏連身體也扭動地來,不久小穴裏冒出淫汁來。

     徐長老對我說:「這麽多汁,應該是很淫蕩的,所以你叫我們來幹她,做對了。
嘻嘻。」說完脫下自己的褲子,挺著他那根堅硬雄壯的肉棒,對準康敏的小穴處幹了
進去。

  「啊……啊……」康敏終于忍不住,嘴巴離開全冠清的肉棒,大聲呻吟起來:「
徐哥……放輕……我痛……啊……嗯……啊……」
              
  全冠清很不滿意,把她的頭抱住,硬把肉棒塞進她的嘴裏。

  這時主動權全在全冠清手裏,他不斷晃動著康敏的頭,使她的嘴在他肉棒上下上
下地含弄著,那麽姦淫的樣子,和幹著小穴一模一樣。

  全冠清的喘氣聲越來越大,抽插叁十多下之後,已經忍不住,「噗啪」一聲,精
液射進康敏嘴裏,康敏一時含不住,流得直個下巴都是,其他都「骨」一聲吞了下去

              
  徐長老這時又再「騎」著康敏,肉棒在她的小穴裏面進進出出地幹著,康敏淫叫
了起來:「啊……啊……徐老哥……你太利害……奸死我了………哥… 啊……」

  徐長老繼續抽插著,他力氣很大,做了這麽多的大動作,呼吸也不急促。他捧起
康敏的屁股,努力地插弄著。
              
  徐長老果然厲害,他的力度相當好,每當肉棒抽出的時候,把康敏穴裏的嬌肉也
都翻了出來,難怪康敏在他的沖刺下快感連連,浪叫得利害。

  徐長老把她的雙股分得很開,讓自己的下體盡量地貼在康敏的私處上,這樣讓那
根肉棒整根刺進康敏的體肉。

  這時全冠清的肉棒又再挺立起來,徐長老便把自己的肉棒抽出來,說:「全兄弟
,你來。」真是他媽的有夠江湖義氣。

  全冠清倒躺在地上,說:「康敏,你來服侍我。」

  康敏剛被幹得興起時,徐長老突然抽出來,害得她突然很空虛,聽到全冠清這麽
一說,便蹲在全冠清的下體上。
              
  康敏雙手捧著全冠清的肉棒,往自己的淫穴塞了進去,「啊……」叫了一聲,然
後上下上下地搖動自己的身體,胸前兩團肉球也隨著身體的扭動而不斷抖動著,全冠
清雙手把康敏一抱,康敏整個人貼在他的胸脯上,乳房夾在其間,已經被擠得變形了

              
  徐長老在康敏背後看著,見到全冠清的肉棒深深地鑽在康敏的淫穴裏。徐長老這
時也盯著康敏圓滑的屁股,但他留意的是她那個淺棕色的菊門。

  徐長老對全冠清說:「這蕩婦的後庭,還沒開發過嗎?」

  康敏嚇了一跳,但徐長老已經伏下身去。

  他把康敏的屁股向兩邊扯開,然後用食指去挖那肛門。

  「啊……啊……徐哥……你幹甚麽……」康敏緊張地叫了起來。
              
  但那種感覺使她更賣力地在全冠清身上扭動,小穴不斷湧出淫水來。徐長老用手
指沾沾她的淫液,塗在她的菊門上,然後挺起堅硬的肉棒,朝她的菊門進攻。

  「啊……啊……徐老哥……老公……救我……很痛……」康敏淒厲地哀叫起來。

  全冠清于心不忍,拉了徐長老一把,但他甩開全冠清的手說:「別緊張,龜頭還
沒進去呢。」說完一用力,龜頭才塞了進去。

  「哎呀……啊……痛死我……」康敏流下眼淚,她真的痛得哭了起來。
              
  徐長老沒理會她,再一用力,把整根陽具塞進她小小的菊洞裏,康敏「啊……啊
……」叫了幾聲,突然不省人事了,伏在全冠清身上。

  全冠清很緊張去扶她,徐長老說:「別緊張,我一抽動,她又會醒來。」于是抽
動起他的肉棒,果然康敏又醒了過來。
              
  徐長老抽動著,最初很難動,但不久就輕易抽出塞入。康敏最初呼天搶地,後來
卻呻吟起來:「啊……徐哥……真厲害……我從沒試……試過……快……快插……用
力插……」徐長老當然完全滿足她,使勁地插擠著她的肛門。

  這樣的淫蕩情形真是沒見過,康敏下體兩個洞子都給其他男人的肉棒插滿了。
              
  到了半夜,呻吟聲和喘息聲才平靜下來,全冠清和徐長老才向康敏道別。

  全冠清說:「這婊子真行,可以給我們這樣輪流幹還頂得住。」

  徐長老更刻薄地說:「是啊,我沒看過這樣淫蕩又漂亮的婊子,讓我們幹翻了。


  他們說完揚長而去,留下康敏倒在地上,小穴和菊洞被幹得紅紅腫腫,裏面還不
斷淌出男人的精液。
              
  自從那次全冠清和徐長老把康敏輪流幹了一晚之後,往後兩叁天,天天來馬大元
家裏吃便飯,吃完飯,就要康敏服侍他們,把康敏當成是妓女或者婊子一樣幹個不停
。而康敏卻似乎喜歡讓他們輪流姦淫,總是淫蕩的無以複加。

*************************************
     
  就這樣,康敏不時跟白世鏡密商如何揭發喬峰是契丹人的事。
              
  這已經是八月中秋後好幾天了,當康敏聽到敲門聲,來到門口,赫然見到徐長老
滿身酒氣,歪歪倒倒地站在門口。

  康敏鏡說:「徐長老,我說過這陣子先不要再來,你爲甚麽還再來?」

  徐長老說:「我就是想來搞你,行不行?讓白世鏡這老頭一人獨享你一個人,早
也幹晚也幹,我不爽啦!」

  康敏只好開門,徐長老抱著康敏說:「美人兒,我很想再幹你。 」

  康敏掙紮著,說:「不要,別亂來,改天吧。」

  徐長老說:「老子就想幹你,管你勒。」說完把康敏的裙子掀起來,內褲一下子
脫了下去,手指在她的私處一摸。

  「康敏,你下面的淫水流了這麽多,你自己也想給我幹吧?」

  徐長老說著,見康敏臉都羞紅了,便用他粗嘴吻向她的小嘴,舌頭立即攻進她的
嘴裏,攪動著她的舌頭,唾液隨著流進她的嘴裏。
              
  康敏的雙腿欲迎還拒似的夾緊,但徐長老的手卻不放過,用力在她的陰部搓弄,
手指還插入她的小穴裏,淫汁就沿著他的手指滴了下來。

  徐長老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他那根又黑又粗的大雞巴,頂在她的陰阜上
搓弄,使她淫水又蕩了出來。

  康敏再也忍不住了,呻吟起來:「啊……徐哥……快把大肉棒插進來吧……啊…
…快幹我的小穴……」
              
  徐長老嘿嘿奸笑道:「是你叫我的幹的,好,我就幹死你!」說完徐長老把康敏
放在床上,然後提起她的大腿,屁股一沈,大肉棒滋一聲幹入康敏那淫水四溢的肉洞
內。
              
  徐長老一邊幹著康敏的嫩穴,一邊欣賞她胸前兩個大乳房顫動著,忍不住用手捧
緊搓揉。他一邊用手抱住她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她那豐滿堅挺的乳房。

  「啊……啊……徐哥哥……你真壞……人家今晚…啊……被幹死了……」
              
  但徐長老毫不理會,把她抱起反轉身來,讓她跪在床緣上,像狗一樣趴著,然後
徐長老的肉棒從後面抽插她的淫穴,胸前兩個大乳房也前後搖擺,讓他一手抓住一個
不停玩弄著。
              
  「啊……徐哥……輕一點……你的雞巴插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
子捏破了……啊……」

  康敏不知道在求饒還是叫床,她的淫語使徐長老更用力地幹著她,他每一下子的
抽插,都把他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肉洞裏,使她的淫水也隨著抽插而慢慢滲出,
插得那麽深,相信已經完全到達康敏的子宮上。
              
  徐長老雙手捧起她的雙臀,然後使勁地抽插她的下體。這時康敏也被幹得很興奮
,顧不得再假意矜持,雙手回抱著徐長老的腰,下體任由他來回套弄大肉棒。
              
  「啊……徐哥……你幹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給你幹……幹壞了……別再
弄了……我快死了……」康敏叫得很浪,肉洞裏的淫汁不斷滲出來,沿著大腿潺潺滴
落。

  徐長老哈哈地說:「小騷貨……你其實想給我幹深一點……你是不是讓我……射
進去…的……感覺……?」
              
  徐長老完全操縱著大局,把她正面放在床上,將她雙腿提起,肉棒狠狠地插在她
小穴裏不停攪動著,繼續用力地作弄著她的肉穴,發出滋滋的淫水聲,與性器交合的
啪啪聲。
              
  康敏口張得很大、不斷喘著粗氣,她給徐長老的精液射得全身都酥軟了,頭腦都
昏醉了。大聲地呻吟著:「……徐哥……你好厲害……幹死我了……我喜歡你……快
…快……快幹……幹我……」

  康敏這時浪得不能發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插」亂叫
一通,全身泛紅、春心蕩漾,她的高潮已經來了。

  「幹死你……婊子……」徐長老一邊射精,一邊說著髒話︰「怎樣……我厲害吧
……一定幹爽你的……」

  徐長老開始有點氣急了,他連續在康敏的肉洞裏抽插幾十下,最後用力把肉棒盡
情插入她的小穴裏,直插到子宮口上,然後射出濃稠黏糊的精液。

  足足過了五分锺,兩人才由激情歸于平靜。

  徐長老把肉棒從康敏那注滿精液的小穴中拔出,黏糊狀的精液才緩緩流了出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