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男人的天堂无码视频免费看《诛仙之陆雪琪野店落难》

精彩内容:



《誅仙之陸雪琪野店落難》


正文 誅仙之陸雪琪野店落難(一)

    話說曠世惡魔「獸神」

    在青雲山被誅仙劍陣打的大敗而逃,手下各路妖魔鬼怪也被聯手圍攻,消滅

    殆盡,而逃南疆的獸神,不久後又被各派修真之士千裏追殺,命喪老巢,天地

    間隨著妖獸的覆滅彷彿又重新歸了太平。

    只是,這份天下太平的喜悅在青雲山上卻是如何也難以傳遞。

    掌教真人道玄因爲十年之內兩次祭出誅仙劍陣,以至于被戾氣反噬,走火入

    魔,接連打傷座下無數子,更有傳言「大竹峰」

    首座田不易,因爲勸誡道玄真人而在後山祖師祠堂內與其大打出手,此後二

    人音信全無,不知所蹤,一時間「青雲門」

    中謠言四起,人心惶惶。

    「小竹峰」

    首座水月大師爲防止再次發生禍亂,不得不對座下子說出一個隱藏千年的

    青雲絕密,還暗派愛徒陸雪琪下山,並秘密囑托其找時機刺殺走火入魔的道玄

    。

    身負師命的陸雪琪不得不再次下山,只是天高地闊,人海茫茫,一時也不知

    往哪裏找掌門真人的行蹤。

    青雲山下。

    天高雲澹,站在山腳之下仰首看去,只見得蔚藍一片,徐徐微風吹來,令人

    精神爲之一振。

    陸雪琪看了好一會,周圍無人,自然也不會有人發覺這僻靜山腳下,有這幺

    一個美麗女子靜靜看天。

    清風吹來,她披肩的秀髮輕輕飄動,掠過她略顯得清瘦的臉龐。

    水月大師的臨行叮囑,不絕響在她的耳旁。

    陸雪琪緩緩睜開眼睛,深深呼吸。

    她轉過頭眺望,背後那片巍峨山川,俊秀挺拔,遠山起伏含黛,近看危巖突

    兀,處處都是風姿,在在皆爲風景。

    高聳入雲,淩絕天下。

    是爲青雲!她嘴角邊,慢慢的浮現出一絲澹澹而溫暖的笑意,這片山脈,終

    究是養育了她長大成人的地方,有她尊敬的師長、親密的師姐師妹,還有曾經擁

    有的憶。

    她轉身,邁步而去,白衣正如雪,飄飄而動,天地如許之大,蒼穹無限,縱

    然是絕世容顔,蓋世英雄,也許只不過還是滄海一粟吧!說來,也還是第一次,

    受了師長之命下山而來,卻沒有任何明確的地方可以去。

    雖然身負重責大任,可是卻不知道到底該去何處完成這個任務,想想倒有幾

    分可笑。

    天琊安靜地握在手間,卻沒有熟悉的感覺,應該說早已成了身體的一部分了

    吧,澹澹的藍色光輝,也已收斂在劍鞘之內。

    一人一劍,信步走來。

    該向何處去呢?天地如許之大!眼前是一條叁岔路口,陸雪琪停下了腳步,

    倒並非她不識路,青雲門子之中,她算是下山較爲頻繁的人了,眼前一條平坦

    大路,她也走過了無數次,正是青雲山向外最便捷的路途,直接通往青雲山下最

    大的城鎮河陽城。

    而另外一條岔路,看去荒廢了許久了,野草橫生,也只有岔路口附近的一段

    依稀可見,遠望進去,更遠的地方早已被荒草淹沒了。

    其實這種小徑山路,從青雲山上下來不知有多少,有許多小徑都是生活在青

    雲山腳下附近村莊的村民們,爲了生計上山砍柴或是採摘野果走出來的,也有很

    多的路,由于種種原因,年深月久,便也成了這番荒廢模樣。

    遠處,大路那頭走過來叁叁兩兩的村民,有老有少,看衣衫服飾,多是帶了

    斧子麻繩和扁擔,看來都是附近村莊裏要上山砍柴的樵夫。

    走到近處,這些樵夫看到陸雪琪,一個個都側身讓開,面上露出尊敬的神情

    ,青雲門子在這方圓數裏內,原本就被人尊崇,何況陸雪琪絕世容顔,飄然

    若仙,更是令人不敢逼視。

    陸雪琪站住腳步,向他們微微點了點頭,算是了禮,然後便打算離開。

    就在此刻,忽然其中一位看去已經頭髮發白但精神仍然矍铄的老樵夫,似乎

    很是熱心的樣子,呵呵笑道:「姑娘,你是不認識路幺?」

    陸雪琪身子微微一頓,停了下來,目光流轉,看了那老樵夫一眼,遲疑了一

    下,輕輕搖了搖頭。

    只是還未等她說話,那個熱心的老樵夫已然說道:「我知道你們這些青雲門

    的修仙人厲害,許多時候都是飛來飛去的,不過要說這腳下的路嘛,有的時候反

    而沒我們這些鄉下人熟悉哦!」

    旁邊的兩個樵夫聞言,都笑了起來,陸雪琪看著他們和善的臉龐,不知怎幺

    ,心中忽地一陣暖和,本來要邁出的腳步,也再一次停了下來。

    老樵夫呵呵笑道:「你前面那條大路,是通往南邊的河陽城的,那裏是附近

    裏內最熱鬧的地方,你到了那邊,再想去其他地方也容易的多。」

    【更多小說請大家到***點閱讀 去掉*星號】

    發送電子郵件至diyianhu@qq.即可獲得

    度【第一】既是

    ..

    說著,他又一指那條荒蕪的小徑,道:「那條路你就別去了,雖說也能通往

    河陽城,而且還近了十幾裏,但道路曲折難行,這幾日聽說還出了個怪人,前些

    時候還有些避難的行人在此走動,現在鬧得也沒幾人敢走了。」

    陸雪琪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多謝老丈。」

    老樵夫揮了揮手,呵呵笑了兩聲,和其他人繼續向著青雲山上走去。

    同時旁邊有一個歲數稍微比他年輕些的樵夫歎息了一聲,道:「本來那個村

    子裏有個廟,聽說挺靈的,十多年前我和老伴去了那裏拜菩薩求子,結果果然有

    了,可惜現在也沒了啊!」

    老樵夫道:「是啊,我也記得,那廟沒了真是可惜了」

    一旁的另一個壯年樵夫卻突然笑了出來,道:「有什幺好可惜的,獸妖爲禍

    ,天下大亂,世間不知有多少家園被毀,一座破廟又值得什幺長籲短歎的。」

    老樵夫點頭道:「言之有理,不過話說來,此番得脫大難,還真得虧青雲

    門中的這些仙人。」

    壯年樵夫道:「那是自然,遠的不說,就說剛才那個仙子,啧啧,白衣神劍

    ,銀帶青絲,一看便是人中龍鳳!那身段,那面容,啧啧,若是能得妻如此,爲

    她精盡人亡我也願意。」

    老樵夫變色道:「牛大膽,你小點聲,青雲門中的仙子是你這個村夫可以亵

    渎的嗎?要是被她聽到了,小心你性命難保。」

    那個叫牛大膽的壯年樵夫笑道:「我只是說說過下嘴瘾而已,你又何必發火

    。」

    老樵夫哼了一聲,道:「禍從口出,你說話注意些,憑你也想娶剛才那個仙

    子,就連給人家提鞋你也不配。」

    牛大膽笑道:「若真能給她提鞋我就是死了也願意,嘿嘿你看她腳上穿的靴

    子,真是潔白如雪,一塵不染,要是能摸一下,那就真是死而無憾了。」

    老家夥聞言頭看了一眼遠處的陸雪琪,暗想這幺遠的距離估計她也聽不見

    ,當下笑罵道:「你小子真是色膽包天,這話要是被剛才那個姑娘聽到了,你就

    算不死也得殘廢,快走、快走,別成天想這些沒用的。」

    牛大膽和另一個樵夫也是哈哈一笑,不知道又嘀嘀咕咕的說了些什幺,話語

    聲漸漸低沈,他們的身影也漸漸遠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陸雪琪臉上剛才還有笑意,但此時秀眉早已微皺,叁個樵夫的話語遠遠傳來

    ,身爲修真之人的她自然聽的清清楚楚,若不是看在剛才那個老樵夫好心爲自己

    指路份上,恐怕她早就沖過去教訓那個出言不遜的樵夫牛大膽了,只是心思一轉

    ,不禁又啞然失笑,暗道:「我跟一個凡夫俗子又計較什幺。」

    想到此處,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擡頭邁步,向著那條大路走去。

    腳步原本是輕快的,可是不知怎幺,她的步伐突然變慢了下來,秀氣的雙眉

    ,微微一皺,心底深處,像是突然掠過了某個重要的東西,卻一時沒有抓住。

    憶的深處,似乎有什幺,悄悄甦醒了她站住了身子,靜靜地不動,剛才

    的畫面,從她腦海中飛快地重演,樵夫們的話兒,再次響:「那條路你就別去

    了,雖說也能通往河陽城,而且還近了十幾裏,但道路曲折難行,這幾日聽說還

    出了個怪人,前些時候還有些避難的行人在此走動,現在鬧得也沒幾人敢走了。

    」

    「這幾日聽說還出了個怪人」

    「怪人」

    陸雪琪忽然全身一震,片刻之後,她緩緩的轉過身子,再一次的,看向那條

    荒草叢生,彷彿已經湮沒在歲月殘影中的小路荒涼幽深的小道旁伫立著兩間孤

    零零的草房,房屋外,一個鬥大的「茶」

    字懸挂在半空,不時的隨風來飄蕩。

    這所小店陸雪琪並不陌生,前些時日她隨曾書書從河陽城返青雲山時,曾

    在此間歇息過片刻,而小店的人自稱叫什幺「茶小仙」,說是挨著青雲門的神

    仙住久了,自己也變成了小仙,還油嘴滑舌的哄得曾書書送了他十兩銀子。

    小店內冷冷清清的,一個客人也沒有,顯然自從獸妖之禍後,也很少再有避

    難的行人在此處經過了,屋內的桌椅凳倒是擦得的乾淨明亮,此時店人茶小

    仙正趴在其中的一張桌上打著瞌睡,絲毫沒有爲生計所擔憂。

    一陣澹澹的香氣隨風飄來,茶小仙迷迷□□的忙擡頭望去,只見一個白衣飄

    飄的絕美女子正俏生生的伫立在門外,睡眼朦胧的他也不知是不是置身在夢裏,

    一時也忘了起身招待,直到那白衣女子一步一步走進店內,他仍然還是那一副癡

    呆的豬哥樣。

    這白衣女子自然是陸雪琪,走進店內的她打量了下四周,接著便伸手在一旁

    的桌上輕輕敲了幾下。

    「彭彭彭」

    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茶小仙不由打了個激靈,忙揉了揉雙眼已認出了陸雪

    琪,在確定不是夢後,瞬間起身賠笑道:「哎呀,是哪陣風把您這位美若天仙的

    女俠啊不,是仙子,吹到我這裏來了?仙子再次大駕光臨,真是讓小店蓬荜生

    輝啊!」

    陸雪琪微微一笑,道:「再次?你還記得我來過?」

    茶小仙擦了擦陸雪琪身旁的桌椅,道:「當然記得,仙子容顔絕世,傾國傾

    城,小人自上次得見尊容之後,便日思夜想,終日念念不忘額,是念念不忘仙

    子斬妖除魔,造福蒼生的功德,嘿嘿。」

    陸雪琪哼了一聲,道:「好了,你不必恭維我,我這次到你這來,是有一事

    向你打聽,還請勞煩你如實相告。」

    說著纖手輕輕一晃,一錠銀子已飛到桌上。

    茶小仙一愣,但見白花花的銀子和俏生生的美人就在自己面前,心中不由一

    蕩,忙嬉皮笑臉的道:「仙子真是太客氣了,有什幺事您儘管問,小的知無不言

    ,言無不盡。」

    陸雪琪道:「這條小徑上人流稀少,我聽聞是因爲有一個怪人經常在此出沒

    ,不知你可曾見過?」

    茶小仙撓撓了頭,道:「怪人怪人沒有見過。」

    嘴上嘟囔個不停,心裏卻暗自嘀咕:「這小妞從青雲山上跑到我這,居然要

    找什幺怪人,老子這裏雖然喝茶的人不多,但過路的每天也有幾個,我怎幺知道

    哪個算是怪人。」

    陸雪琪見他一語否定,便道:「你在此處日久,難道就沒有見過什幺行爲異

    常的人嗎?」

    茶小仙皺眉道:「行爲異常的人倒是不少,但是要說怪人嗎非僧非俗的,

    也不知道怎幺才算是怪人。」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陸雪琪道:「非僧非俗,難道是個道士?」

    茶小仙一怔,道:「啊?哦對,是個道士,而且好像還還有些瘋癫。」

    心裏暗自思,行爲異常的怪人,自然有些瘋癫了,也不知老子猜的對也不

    對。

    陸雪琪聞言美目眨了幾下,暗想掌教真人道玄平時總是一副仙風鶴骨的模樣

    ,如今被戾氣反噬走火入魔,有些瘋癫症狀也不無可能,心想到此,不由急道:

    「你果真見過那個有些瘋癫的道士?可知他現在身在何處?」

    茶小仙心中竊喜,暗道:「人走運胡說八道都是對的,看來這大美人要找的

    確實是個道士無疑,嘿嘿,我何不乘此機會騙她一騙,金銀自不必說,說不定還

    能人財兩得呢,這青雲山上的仙子,味道肯定差不了。」

    心裏想著不由開始偷偷在陸雪琪身上打量起來,但見她身姿曼妙,容顔清麗

    ,一身白衣飄飄如雪,腳穿一雙白錦靴更是不染凡塵,又暗自思道:「此女真

    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見啊,若是能把她弄上床,嘿嘿,真是不枉此生了

    。只是,青雲山的人可都不好惹,個個好似神仙一樣神通廣大,怎幺才能把她搞

    到手呢?唉,真是頭疼。」

    陸雪琪見他沈思不語,還不時的伸手拍打自己的腦袋,失望的道:「怎幺?

    你不知道他在哪嗎?」

    她哪裏知道眼前的這個家夥正在打她的歪意,還以爲他正在爲想不來那怪

    人的行蹤而苦惱呢。

    茶小仙啊了一聲,道:「當然知道,那怪道士的行蹤我若是不知道,便沒有

    人能知道了。」

    他心裏早已有了盤算,決定先把陸雪琪拖住再說。

    陸雪琪喜道:「他在哪?快點告訴我。」

    茶小仙道:「這個其實他現在在哪我也不清楚,不過每天正午過後,他都

    會來我這裏喝茶。」

    陸雪琪沈吟道:「喝茶?」

    茶小仙道:「是啊,每天都來,不過至于他是不是仙子你要找的人,我就不

    得而知了。」

    陸雪琪暗思:「掌教真人現在神智混亂,在青雲山附近遊蕩久了到這裏喝茶

    也在情理之中,我何不在此稍等片刻,就算來人不是掌教真人,若是行爲可疑魔

    教妖徒,順便除去也是不錯。」

    茶小仙見她沈默不語,便道:「仙子,此處方圓不小,你若是有心找此人,

    何不在小店中稍作休息,待午時一過,那怪道士必來,小人敢拿人頭擔保,你大

    可放心。」

    陸雪琪輕輕歎了口氣,道:「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茶小仙忙過去給她擦了擦桌椅,道:「仙子請坐,小人這就給您斟一杯上好

    的香茶,您不要著急,在此慢慢等就好,小店別的不敢說,清靜是敢保證的,嘿

    嘿。」

    陸雪琪哼了一聲,也不再說話,緩緩坐到一旁,開始耐心等待,沒過多久茶

    小仙便從裏屋端出一壺香茶,滿滿的給陸雪琪斟了一杯,便走到了一旁。

    【更多小說請大家到***點閱讀 去掉*星號】

    發送電子郵件至diyianhu@qq.即可獲得

    度【第一】既是

    ..

    一時間,小店屋內一男一女便各懷心思的靜靜而坐,茶小仙一雙眼睛更是不

    斷的在陸雪琪身上來遊來遊去,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目光淫邪,惡念

    橫生,他早已在陸雪琪的茶水中放入了從曾書書處偷來的「軟筋散」,此時他只

    等陸雪琪喝上哪怕一口,便再也不用擔心她那一身法力,只是陸雪琪根本不爲所

    動,眼看午時將到,若不能讓她喝下毒茶,恐怕到時便要穿幫,心想到此不由暗

    自著急。

    就在他一籌莫展之時,一旁的陸雪琪忽然說道:「已將午時,那怪那道士

    怎幺還不來?」

    雖然不知道那個怪道士是不是道玄,但陸雪琪言語之間已經有了計較。

    茶小仙乾笑一聲,道:「說不定人已在來的路上了。」

    陸雪琪暗暗著急,便欲起身,茶小仙忙上前道:「仙子稍安勿躁,那人每日

    必到,想必今日也不會例外,還是先請喝杯香茶,稍等片刻吧。」

    陸雪琪暗思:「他說的也不無道理,人海茫茫,若是錯過這個機會,又能去

    哪裏找,不如安心的等待,不管來人是與不是,待會一見便知。」

    心想至此也不再著急。

    茶小仙見她如此,暗想機會來了,走到陸雪琪身前,賠笑道:「仙子,茶水

    涼了,我在幫你換一杯吧。」

    陸雪琪澹澹的道:「不必了。」

    茶小仙道:「鄉野粗茶自是比不上仙山玉露,仙子若是嫌棄,小的這就撤下

    。」

    陸雪琪哼了一聲,伸手端起茶杯一飲而盡,道:「走開些,我不想被人靠的

    太近。」

    茶小仙喜道:「小人這就躲遠遠的,這就躲遠遠的。」

    嘴上這幺說,肩上的毛巾卻順手一丟,落在了地上,當下忙彎腰去撿,低頭

    的剎那偷偷向陸雪琪的裙下望去,只見一雙白靴若隱若現好不誘人,心中一時癢

    不可耐,不由伸手向陸雪琪腳上摸去。

    陸雪琪本就對一臉色相的茶小仙沒什幺好感,此時見他如此頓時嚇了一跳,

    忙起身躲開,怒道:「你做什幺?」

    茶小仙壞笑道:「仙子勿怪,小人見你的靴子上有灰塵,忍不住想幫你擦一

    擦,嘿嘿。」

    他見陸雪琪喝了帶有軟筋散的茶,知道她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說話間

    膽子也大了些。

    陸雪琪秀眉一皺,罵道:「放肆,無恥小賊,膽敢無禮,找死嗎?」

    此時的她早已看出茶小仙不懷好意,試想她這種踏雪無痕的修爲,又怎幺會

    沾染灰塵呢。

    茶小仙怪笑一聲,道:「哎呦呦,好凶啊!摸一下就要打要殺,那要是被人

    脫了靴子對著那一雙白襪美腳親舔嘬咬,又該當如何呢?」

    陸雪琪玉面一紅,氣道:「混蛋,你胡說什幺鬼話?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

    殺了你。」

    茶小仙道:「我胡說?嘿嘿,不知道上次是誰在前面的破廟裏與人顛鸾倒鳳

    ,行那苟且之事,啧啧。」

    陸雪琪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脫口道:「你怎幺知道」

    話一出口,便即後悔。

    茶小仙嘿嘿笑道:「我當然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你的小腳又香又軟,白襪又

    薄又滑呢。啧啧,可惜我就舔了那幺幾下就被你給發現了,要是能好好把玩一番

    ,嘿嘿」

    陸雪琪更是心驚,手指著茶小仙道:「原來原來那晚牆外的人是是你

    」

    她一直以爲那晚在破廟中隔牆舔咬自己腳的是金瓶兒,沒想到今天才發現卻

    是另有其人。

    茶小仙得意的道:「對,沒錯,就是我,沒想到吧?嘿嘿,誰叫你一雙大長

    腿那幺暴露呢,晃的我實在是忍不住想要在你腳上咬一口。」

    陸雪琪又羞又氣,竟然一時無語,胸口起伏不斷顯然是到了憤怒的極點,片

    刻後只聽一聲劍嘯,手中天琊劍已然出鞘指向茶小仙,冷冷的道:「我本來不想

    殺你,可是你現在卻也怪我不得,受死吧。」

    說罷長劍揮舞便向前刺去,怎料剛邁出一步,全身瞬間脫力,整個人頓時一

    軟,竟然無力的摔倒在地。

    「怎幺會這樣?」

    陸雪琪有些驚恐,以至于話語間都有了些顫音。

    茶小仙本來還怕藥力不夠,此時見她摔倒,頓時喜上眉梢,心中最後一點畏

    懼也沒有了,道:「美人,你以爲我告訴你這些單單的是爲了送死嗎?實話告訴

    你,在你喝的那杯茶裏我早放了迷藥,而且還是從你那個姦夫身上偷來的軟筋散

    ,嘿嘿,沒想到吧?」

    陸雪琪聞言猶如五雷轟頂,本來她還想默運玄功逼出毒物,此時得知是從曾

    書書那裏得來的,瞬間感到一陣絕望,這種藥物霸道異常很是難解,誤中之後哪

    怕你是大羅金仙沒有獨門解藥也得任人擺布,曾書書第一次迷倒她便是用的軟筋

    散,所以對這種迷藥的厲害,陸雪琪是在明白不過了。

    茶小仙見她嚇的花容失色,心中更是歡喜,若不是對陸雪琪的一身修爲有所

    顧忌,恐怕他早就撲上去了,此時的他雖然對到手的獵物垂涎欲滴,但倒也沈得

    住氣,慢慢的關好房門,對著癱倒在地猶如牡丹花開一般的白衣仙子,淫邪的道

    :「美人,你是我的了,今天我想怎幺對你,就怎幺對你,嘿嘿。」

    說著便不老實起來,蹲下身在伸出一只手便向陸雪琪的腳抓去。

    陸雪琪一聲驚呼,罵道:「狗賊,你敢。」

    欲起身揮劍,怎奈全身柔軟,連一絲力氣也使不出。

    茶小仙笑道:「我有什幺不敢?現在我想摸你的腳就摸你的腳,想脫你的衣

    服就脫你的衣服,你能怎樣?」

    話雖說的霸氣,但一只手到了陸雪琪腳邊終是不敢去碰。

    陸雪琪哼了一聲,道:「無恥狗賊,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願。」

    說罷便欲咬舌自盡。

    茶小仙忙叫道:「等等,美人,我實話告訴你,就算你現在死了我也不會放

    過你,嘿嘿,到時候我會趁你余溫尚存,淫變你的全身不說,說不定還會惱羞成

    怒,扒光了你的衣服,把你的屍身挂到青雲山下的大門上,讓你們青雲門所有的

    人都看看你死後一絲不挂的樣子,讓他們都知道你是被人姦淫之死的,哈哈,這

    樣的話,那青雲門就更名震天下了。」

    陸雪琪本來已存死志,可當她聽到茶小仙竟然要辱屍,心裏便已感到恐懼,

    到後來又聽他說還要把自己的屍體挂到青雲山下這份侮辱想想就讓人膽戰心驚

    ,感交集的她竟連死的勇氣都沒有了,一時間嚇的默不作聲,倒在地上不知如

    何是好,只盼有人能從此經過,好在這狗賊逞兇之前把自己救出。

    只是這荒涼小道又有誰會在此經過呢?看著身前的白衣美人果真被自己嚇的

    不敢作聲,茶小仙心裏一陣得意,暗道:「什幺青雲仙子,還不是叁言兩語被我

    嚇的像蠢貓一樣,嘿嘿,今天走桃花運,可有的爽了。」

    想到妙處不由笑出聲來,道:「美人,你是我的了,乖乖的陪我樂呵樂呵吧

    ,哈哈」

    說罷再也不管什幺顧忌,伸手抓住陸雪琪的白錦靴開始在上面來撫摸起來

    。

    「哇,手感真是不錯,好軟好滑。」

    茶小仙邊摸邊心滿意足的叫著,一雙手漸漸開始向陸雪琪的身上摸去。

    陸雪琪嬌軀忍不住一顫,掙紮著罵道:「卑鄙小人,別碰我。」

    茶小仙道:「到了現在還由得你做嗎?反正你也不是什幺貞烈女子,就當

    做善事,便宜了小爺我吧。」

    說罷一把撲到陸雪琪身上口手並用,不斷的亂親亂摸。

    陸雪琪哪甘屈服,無力掙紮著,只是全身酸軟的她又怎能反抗,徒勞的扭動

    反而更加刺激著男人的慾望,此時的她只能任憑茶小仙肆無忌憚的親吻著自己的

    側臉,後頸,忍受著他那粗糙的舌頭在自己耳朵裏鑽來鑽去的酥癢。

    茶小仙此時更是興奮難捱,身下的白衣美人不但香豔無比,而且還不斷發出

    陣陣嬌喘,自己一親一摸,就逗弄的她嬌軀直顫,真是敏感異常。

    這一番親熱只把茶小仙爽的是大呼過瘾,當下一把翻過陸雪琪的身子,讓她

    平躺在地上面向自己,接著一手托起她的下巴,看著她那絕美的容顔,壞笑道:

    「美人,你的味道還真是不錯啊,啧啧。」

    陸雪琪仍是徒勞的不斷的掙紮,美目含淚的罵道:「狗賊,你還想幹什幺?

    快點放開我。」

    茶小仙嘿嘿笑道:「幹什幺?自然是要幹你了,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來點開

    胃菜比較好,你說呢?嘿嘿。」

    說著手指在陸雪琪紅唇上一陣撫弄。

    陸雪琪一陣害怕,顫道:「做什幺快住手唔」

    不等她說完,茶小仙便急不可耐的吻住了她的紅唇,接著在她發出的嗚咽聲

    中長驅直入,一條大舌不斷的在陸雪琪溫潤香甜的小嘴裏蠕動、取,甚至還不

    時的咬住那條香舌陣陣吸允,一雙大手早已按到了陸雪琪的胸部,隔著那光滑柔

    軟的白色衣裙,對著那傲人的酥胸就是陣陣揉捏。

    陸雪琪被親吻的幾乎喘不過氣來,胸部更是被揉弄的酥麻難忍,嬌喘籲籲的

    她拚命想推起身上的男人,怎奈力不可及,只能閉上一雙秒目任他取。

    一陣長長的激吻之後,茶小仙終于心滿意足的放開了陸雪琪嬌豔的紅唇,粗

    喘著道:「美人,你的嘴巴真甜,我真想把你的舌頭給咬下來。」

    說罷更是不給陸雪琪喘息之機,又向那嬌豔的紅唇撲去,直吻的陸雪琪悶哼

    不斷,嬌顫連連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了她的紅唇,接著大嘴一張,對著那雪白的香

    頸就是急促的親舔,直刺激的陸雪琪螓首亂搖,呻吟嬌喘個不停。

    「好爽,好過瘾,味道真是不錯。」

    茶小仙從陸雪琪雪白的香頸吻向那傲人的酥胸。

    「啊,美人,我受不了,我現在就要跟你洞房。」

    精蟲上腦的茶小仙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撕去陸雪琪胸前的外衣,隔著那雪白

    的肚兜便向堅挺的乳房吻去。

    「不要,住手啊」

    剛被親吻的幾乎快要窒息的陸雪琪此時被酥胸上傳了的刺激頓時逗弄的險些

    昏倒,而茶小仙也許是太過興奮,竟忍不住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陣脫衣聲夾雜著興奮喘息聲在小店內響起,緊接著渾身赤裸的茶小仙一把

    將地上的陸雪琪攔腰抱起,猥瑣的道:「美人,地上太涼,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

    陸雪琪美目中帶著驚恐,掙紮道:「幹什幺,狗賊,快點放開唔」

    不等她說完,紅唇又被再次深深吻住,整個人在嬌喘悶哼中被放到了一旁的

    空桌上。

    「美人,咱們開始吧,我可受不了了。」

    說罷抓起陸雪琪的白錦靴就是一陣把玩,片刻之後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

    ,暗吞了下口水,一把脫下陸雪琪的白錦靴,對著那剛露出來的一只白襪美足就

    是一陣瘋狂的親吻。

    陸雪琪「啊」

    的一聲嬌呼,腳上突然傳來的酥癢刺激的她嬌軀一陣猛烈顫抖,整個人不由

    自的向後躺去,本來就無力的身體,瞬間變得更加酥軟。

    【更多小說請大家到***點閱讀 去掉*星號】

    發送電子郵件至diyianhu@qq.即可獲得

    度【第一】既是

    ..

    茶小仙對她的反應很是滿意,抓著她腳腕,伸出長長的舌頭對著陸雪琪那潔

    白如雪的白襪腳心就是奮力一舔,接著在陸雪琪發出的陣陣嬌呼中快速的來親

    、舔、嘬、咬、搔、撓、親、啃,只把陸雪琪給逗弄的悶哼連連,呻吟不斷,無

    力的嬌軀陣陣顫抖,螓首更是來搖晃,一雙玉手抓的桌子更是「吱吱」

    直響,真是酥在腳上,癢在心裏。

    陸雪琪越是反應激烈,茶小仙越是心中暗爽,他早已看出陸雪琪最敏感的的

    地方就是腳心,所以花招出的賣弄唇功,就是想讓這個高冷的美人開口求饒,

    一番親舔之後,不由又想逗她幾句,便道:「怎幺樣美人?舒服嗎?你的腳又香

    又軟味道真是不錯,我真想狠狠得咬上幾口啊,啧啧。」

    陸雪琪被腳上傳來的酸癢刺激的是心魂皆酥,幾次都差點開口求饒,但最後

    又強自忍住,此時的她恨不得將茶小仙千刀萬剮,聞言恨恨的道:「無恥狗賊,

    下賤坯子,我早晚殺了你。」

    茶小仙哈哈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今天能採了你這朵嬌花,就

    算明天死了也是值了,不過,好像這個地方最能讓你舒服。」

    話音未落,對著陸雪琪最敏感的腳心處又是一陣猛烈的親吻。

正文 誅仙之陸雪琪野店落難(二)(修正版)

    作者:孤天賽

    字數:29

    話說「青雲門」掌教道玄真人因爲十年之內兩次使用誅仙劍陣,終至自身被

    戾氣反噬,邪靈入體,從此走火入魔變得行爲異常,舉止怪異。

    「通天峰」上,無數子接連被其打傷,「大竹峰」首座田不易,也因爲對

    其勸誡未果,而不得不在後山祖師祠堂內與其大打出手,此後二人音信全無,不

    知所蹤。「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師爲防止再次發生禍亂,不得不對座下子說出

    一個隱藏千年的青雲絕密,還暗派愛徒陸雪琪下山,並秘密囑托要她找時機刺

    殺走火入魔的道玄,青雲門中一時謠言四起,人心惶惶終日難安。

    青雲山下。

    天高雲淡,站在山腳之下仰首看去,只見得蔚藍一片,徐徐微風吹來,令人

    精神爲之一振。

    陸雪琪看了好一會,周圍無人,自然也不會有人發覺這僻靜山腳下,有這幺

    一個美麗女子靜靜看天。清風吹來,她披肩的秀髮輕輕飄動,掠過她略顯得清瘦

    的臉龐。

    水月大師的臨行叮囑,不絕響在她的耳旁。

    陸雪琪緩緩睜開眼睛,深深呼吸。

    她轉過頭眺望,背後那片巍峨山川,俊秀挺拔,遠山起伏含黛,近看危巖突

    兀,處處都是風姿,在在皆爲風景。

    高聳入雲,淩絕天下。

    是爲青雲!

    她嘴角邊,慢慢的浮現出一絲淡淡而溫暖的笑意,這片山脈,終究是養育了

    她長大成人的地方,有她尊敬的師長、親密的師姐師妹,還有曾經擁有的憶。

    她轉身,邁步而去,白衣正如雪,飄飄而動,天地如許之大,蒼穹無限,縱

    然是絕世容顔,蓋世英雄,也許只不過還是滄海一粟吧!

    說來,也還是第一次,受了師長之命下山而來,卻沒有任何明確的地方可以

    去。雖然身負重責大任,可是卻不知道到底該去何處完成這個任務,想想倒有幾

    分可笑。

    天琊安靜地握在手間,卻沒有熟悉的感覺,應該說早已成了身體的一部分了

    吧,淡淡的藍色光輝,也已收斂在劍鞘之內。一人一劍,信步走來。

    該向何處去呢?

    天地如許之大!

    眼前是一條叁岔路口,陸雪琪停下了腳步,倒並非她不識路,青雲門子之

    中,她算是下山較爲頻繁的人了,眼前一條平坦大路,她也走過了無數次,正是

    青雲山向外最便捷的路途,直接通往青雲山下最大的城鎮河陽城。

    而另外一條岔路,看去荒廢了許久了,野草橫生,也只有岔路口附近的一段

    依稀可見,遠望進去,更遠的地方早已被荒草淹沒了。

    其實這種小徑山路,從青雲山上下來不知有多少,有許多小徑都是生活在青

    雲山腳下附近村莊的村民們,爲了生計上山砍柴或是採摘野果走出來的,也有很

    多的路,由于種種原因,年深月久,便也成了這番荒廢模樣。

    遠處,大路那頭走過來叁叁兩兩的村民,有老有少,看衣衫服飾,多是帶了

    斧子麻繩和扁擔,看來都是附近村莊裏要上山砍柴的樵夫。

    走到近處,這些樵夫看到陸雪琪,一個個都側身讓開,面上露出尊敬的神情,

    青雲門子在這方圓數裏內,原本就被人尊崇,何況陸雪琪絕世容顔,飄然若

    仙,更是令人不敢逼視。

    陸雪琪站住腳步,向他們微微點了點頭,算是了禮,然後便打算離開。

    就在此刻,忽然其中一位看去已經頭髮發白但精神仍然矍铄的老樵夫,似乎

    很是熱心的樣子,呵呵笑道:「姑娘,你是不認識路幺?」

    陸雪琪身子微微一頓,停了下來,目光流轉,看了那老樵夫一眼,遲疑了一

    下,輕輕搖了搖頭。

    只是還未等她說話,那個熱心的老樵夫已然說道:「我知道你們這些青雲門

    的修仙人厲害,許多時候都是飛來飛去的,不過要說這腳下的路嘛,有的時候反

    而沒我們這些鄉下人熟悉哦!」

    旁邊的兩個樵夫聞言,都笑了起來,陸雪琪看著他們和善的臉龐,不知怎幺,

    心中忽地一陣暖和,本來要邁出的腳步,也再一次停了下來。

    老樵夫呵呵笑道:「你前面那條大路,是通往南邊的河陽城的,那裏是附近

    裏內最熱鬧的地方,你到了那邊,再想去其他地方也容易的多。」

    說著,他又一指那條荒蕪的小徑,道:「那條路你就別去了,雖說也能通往

    河陽城,但道路曲折難行,這幾日聽說還出了個怪人,前些時候還有些避難的行

    人在此走動,現在鬧得也沒幾人敢走了。」

    陸雪琪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多謝老丈。」

    老樵夫揮了揮手,呵呵笑了兩聲,和其他人繼續向著青雲山上走去。

    同時旁邊有一個歲數稍微比他年輕些的樵夫歎息了一聲,道:「本來那條路

    還是不錯的,雖然難走了點,但畢竟近了十幾裏,現在鬧得,真是可惜了。」

    老樵夫道:「是啊,以前結伴而行倒還好些,現在唉!」

    一旁的另一個壯年樵夫卻突然笑了出來,道:「有什幺好可惜好擔心的,不

    就多了一個偶爾出沒的怪人嗎?再說了,耳聽爲虛眼見爲實,我們最近在那條小

    路上行走不也沒碰到過嗎?前些日子獸妖爲禍,天下大亂,那是何等的凶險,不

    是照樣被青雲山上的仙人給擺平了嗎?依我看,這怪人不出現還好,只要敢出來

    幹壞事,肯定會被青雲門的人給收拾掉。」

    老樵夫點頭道:「言之有理,不過話說來,此番能逃過獸妖浩劫這場大難,

    還真得虧青雲門中的這些仙人。」

    壯年樵夫道:「那是自然,遠的不說,就說剛才那個仙子,白衣神劍,銀帶

    青絲,一看便是人中龍鳳!那身段,那面容,啧啧,若是能得妻如此,爲她精盡

    人亡我也願意。」

    老樵夫變色道:「牛大膽,你小點聲,青雲門中的仙子是你這個村夫可以亵

    渎的嗎?要是被她聽到了,小心你性命難保。」

    那個叫牛大膽的壯年樵夫笑道:「我只是說說過下嘴瘾而已,你又何必如此

    緊張。」

    老樵夫哼了一聲,道:「禍從口出,你說話注意些,憑你也想娶剛才那個仙

    子,就連給人家提鞋你也不配。」

    牛大膽笑道:「若真能給她提鞋我就是死了也願意,嘿嘿你看她腳上穿的靴

    子,真是潔白如雪,一塵不染,要是能摸一下,那就真是死而無憾了。」

    老家夥聞言頭看了一眼遠處的陸雪琪,暗想這幺遠的距離估計她也聽不見,

    當下笑罵道:「你小子真是色膽包天,這話要是被剛才那個姑娘聽到了,你就算

    不死也得殘廢,快走、快走,別成天想這些沒用的。」

    牛大膽和另一個樵夫也是哈哈一笑,不知道又嘀嘀咕咕的說了些什幺,話語

    聲漸漸低沈,他們的身影也漸漸遠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陸雪琪臉上剛才還有笑意,但此時秀眉早已微皺,叁個樵夫的話語遠遠傳來,

    身爲修真之人的她自然聽的清清楚楚,若不是看在剛才那個老樵夫好心爲自己指

    路份上,恐怕她早就沖過去教訓那個出言不遜的樵夫牛大膽了,只是心思一轉,

    不禁又暗自釋懷,心道:「我跟一個凡夫俗子又計較什幺。」想到此處,心情似

    乎也好了很多,擡頭邁步,向著那條大路走去。

    腳步原本是輕快的,可是不知怎幺,她的步伐突然變慢了下來,秀氣的雙眉,

    微微一皺,心底深處,像是突然掠過了某個重要的東西,卻一時沒有抓住。

    憶的深處,似乎有什幺,悄悄甦醒了

    她站住了身子,靜靜地不動,剛才的畫面,從她腦海中飛快地重演,樵夫們

    的話兒,再次響:「那條路你就別去了,雖說也能通往河陽城,而且還近了十

    幾裏,但道路曲折難行,這幾日聽說還出了個怪人,前些時候還有些避難的行人

    在此走動,現在鬧得也沒幾人敢走了。」

    「這幾日聽說還出了個怪人」

    「怪人」陸雪琪忽然全身一震,片刻之後,她緩緩的轉過身子,再一次的,

    看向那條荒草叢生,彷彿已經湮沒在歲月殘影中的小路

    這本是一條荒蕪的小路,但幽深的小道旁卻伫立著兩間孤零零的草房,房屋

    外,一個鬥大的「茶」字懸挂在半空,不時的隨風來飄蕩。

    在如此荒涼之處開這幺一座小店任誰也會感覺好笑,但小店的人卻不以爲

    然,前些時日獸妖爲禍,大批難民從河陽城去往青雲山都會在此條小道經過,無

    他,只因此處比大路近了十幾裏。

    店人看準商機在此處蓋下了兩間茅屋,爲來往避難的行人簡單的茶水

    飲食,倒也賺了不少,只是近日隨著獸妖的覆滅,流離失所難民重歸家園,久而

    久之這條小路又重新變得行人稀少,荒蕪不堪了。

    陸雪琪對這家小店並不陌生,前些時日她隨曾書書從河陽城返青雲山時,

    曾在此間歇息過片刻,而小店的人自稱叫什幺「茶小仙」,說是挨著青雲門的

    神仙住久了,自己也變成了小仙,還油嘴滑舌的哄得曾書書送了他十兩銀子。

    小店內冷冷清清的,一個客人也沒有,顯然自從獸妖之禍後,也很少再有避

    難的行人在此處經過了,屋內的桌椅凳倒是擦得的乾淨明亮,此時店人茶小

    仙正趴在其中的一張桌上打著瞌睡,卻絲毫沒有爲生計所擔憂。

    一陣淡淡的香氣隨風飄來,茶小仙迷迷糊糊的擡頭望去,只見一個白衣飄飄

    的絕美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門外,睡眼朦胧的他也不知是不是還置身在春夢裏,

    一時也忘了起身招待,直到那白衣女子一步一步走進店內,他仍然還是那一副癡

    呆的豬哥樣。

    這白衣女子自然是陸雪琪,走進店內的她看了茶小仙一眼,伸手在一旁的桌

    上輕輕敲了幾下,顯然對這個色瞇瞇的家夥連一句話也懶得說。

    「彭彭彭」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茶小仙不由打了個激靈,忙揉了揉雙眼,

    在確定不是夢後,瞬間起身賠笑道:「哎呀,是哪陣風把您這位美若天仙的女俠

    啊不,是仙子,吹到我這裏來了?仙子再次大駕光臨,真是讓小店蓬荜生輝啊!」

    陸雪琪一怔,道:「再次?哼,你記性倒好。」

    茶小仙擦了擦陸雪琪身旁的桌椅,賠笑道:「不是小人記性好,是仙子容顔

    絕世,傾國傾城,所以小人自上次一見之後便日思夜想,終日念念不忘額,是

    念念不忘仙子斬妖除魔,造福蒼生的功德,嘿嘿。」

    陸雪琪擺了下手,道:「好了,少拍馬屁,我這次到你這來,是有一事向你

    打聽。」說著纖手輕輕一晃,一錠銀子已飛到桌上。

    茶小仙一愣,但見白花花的銀子和俏生生的美人就在自己面前,心中不由一

    蕩,忙嬉皮笑臉的道:「仙子真是太客氣了,有什幺事您儘管問,小的知無不言,

    言無不盡。」

    陸雪琪道:「這條小徑上最近人流稀少,我聽聞是因爲有一個怪人經常在此

    出沒,不知你可曾見過?」

    茶小仙撓撓了頭,道:「怪人怪人沒有見過。」嘴上嘟囔個不停,心裏

    卻暗自嘀咕:「這小妞從青雲山上跑到我這,居然要找什幺怪人,老子這裏雖然

    喝茶的人不多,但過路的每天也有幾個,我怎幺知道哪個算是怪人。」

    陸雪琪見他一語否定,便道:「你在此處日久,難道就沒有見過什幺行爲異

    常的人嗎?」

    茶小仙皺眉道:「行爲異常的人倒是不少,但是要說怪人嗎非僧非俗的,

    也不知道怎幺才算是怪人。」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陸雪琪道:「非僧非俗,難道是個道士?」

    茶小仙一怔,道:「啊?哦對,是個道士,而且好像還還有些瘋癫。」心

    裏暗自思,行爲異常的怪人,自然有些瘋癫了,也不知老子猜的對也不對。

    陸雪琪聞言美目眨了幾下,暗想掌教真人道玄平時總是一副仙風鶴骨的模樣,

    如今被戾氣反噬走火入魔,有些瘋癫症狀也不無可能,心想到此,不由說道:

    「你果真見過那個有些瘋癫的道士?可知他現在身在何處?」

    茶小仙心中竊喜,暗道:「人走運胡說八道都是對的,看來這大美人要找的

    確實是個道士無疑,嘿嘿,我何不乘此機會騙她一騙,金銀自不必說,說不定還

    能人財兩得呢,這青雲山上的仙子,味道肯定差不了。」

    心裏想著不由開始偷偷在陸雪琪身上打量起來,但見她身姿曼妙,容顔清麗,

    一身白衣飄飄如雪,腳穿一雙白錦靴更是不染凡塵,又暗自思道:「此女只應

    天上有,人間哪得幾見啊,若是能把她弄上床,嘿嘿,也真是不枉此生了。只

    是,青雲山的人可都不好惹,個個好似神仙一樣神通廣大,怎幺才能把她搞到手

    呢?唉,真是頭疼。」

    陸雪琪見他沈思不語,不禁有些失望,道:「怎幺?你不知道他在哪嗎?」

    她哪裏會想到眼前的這個家夥正在打她的歪意。

    茶小仙啊了一聲,道:「當然知道,那怪道士的行蹤我若是不知道,便沒有

    人能知道了。」他心裏早已有了盤算,決定先把陸雪琪拖住再說。

    陸雪琪急道:「他在哪?快點告訴我。」

    茶小仙道:「這個其實他現在在哪我也不清楚,不過每天中午他都會來我

    這裏喝茶。」

    陸雪琪疑道:「喝茶?」

    茶小仙道:「是啊,每天都來,不過至于他是不是仙子你要找的人,我就不

    得而知了。」

    陸雪琪暗思:「掌教真人現在神智混亂,在青雲山附近遊蕩久了到這裏喝茶

    也在情理之中,我何不在此稍等片刻,就算來人不是掌教真人,若是行爲可疑魔

    教妖徒,順便除去也是不錯。」

    茶小仙見她沈默不語,便道:「仙子,此處方圓不小,你若是有心找此人,

    何不在小店中稍作休息,待到午時那怪道士必來,小人敢拿人頭擔保,你大可放

    心。」

    陸雪琪沈吟道:「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茶小仙忙過去給她擦了擦桌椅,道:「仙子請坐,不要著急,在此慢慢等就

    好,小店別的不敢說,清靜是敢保證的,嘿嘿。」

    陸雪琪哼了一聲,不再理他,緩緩坐到一旁,開始耐心等待,沒過多久茶小

    仙便從裏屋端出一壺香茶,滿滿的給她倒了一杯,接著便閃到了一旁。

    一時間,小店屋內一男一女便各懷心思的靜靜而坐,茶小仙一雙眼睛更是不

    斷的在陸雪琪身上來遊來遊去,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目光淫邪,惡念

    橫生,他早已在茶水中放入了「軟筋散」,只要陸雪琪喝上哪怕一口,便再也不

    用擔心她那一身法力了,只是眼前的美人看上去根本沒有喝茶的心思,眼看午時

    將到,恐怕到時便要穿幫,不由暗自著急。

    就在他一籌莫展之時,一旁的陸雪琪忽然說道:「已將午時,那怪那道士

    怎幺還不來?」雖然不知道那個怪道士是不是道玄,但陸雪琪言語之間已經有了

    計較。

    茶小仙乾笑一聲,道:「說不定人已在來的路上了呢。」

    陸雪琪心中著急,便欲起身離開,茶小仙忙上前道:「仙子稍安勿躁,那人

    每日必到,想必今日也不會例外,還是先請喝杯香茶,稍等片刻吧。」

    陸雪琪暗思:「他說的也不無道理,人海茫茫,若是錯過這個機會,又能去

    哪裏找,不如安心的等待,不管來人是與不是,待會一見便知。」心想至此又

    重新坐好,目光看著遠處的青雲山怔怔出神。

    茶小仙見她如此,心想機會來了,走到陸雪琪身前,賠笑道:「仙子,茶水

    涼了,我在幫你換一杯吧。」

    陸雪琪淡淡的道:「不必了。」

    茶小仙賠笑道:「鄉野粗茶自是比不上仙山玉露,仙子若是嫌棄,小的這就

    撤下。」

    陸雪琪不想跟他多言,伸手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冷冷的道:「我不想被

    人靠的太近,你到那邊去吧。」

    茶小仙喜道:「小人這就躲遠遠的,這就躲遠遠的。」嘴上這幺說,肩上的

    毛巾卻順手一丟,落在了地上,當下忙彎腰去撿,低頭的剎那偷偷向陸雪琪的裙

    下望去,只見一雙白靴若隱若現好不誘人,心中一時癢不可耐,不由伸手向陸雪

    琪腳上摸去。

    陸雪琪本就對一臉色相的茶小仙沒什幺好感,此時見他如此頓時嚇了一跳,

    忙起身躲開,怒道:「你做什幺?」

    茶小仙壞笑道:「仙子勿怪,小人見你的靴子上有灰塵,忍不住想幫你擦一

    擦,嘿嘿。」他見陸雪琪喝了帶有軟筋散的茶,知道她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

    以說話間膽子也大了些。

    陸雪琪秀眉一皺,罵道:「放肆,猥瑣小賊,膽敢無禮,找死嗎?」此時的

    她早已看出茶小仙不懷好意,試想她這種踏雪無痕的修爲,又怎幺會沾染灰塵呢。

    茶小仙怪笑一聲,道:「哎呦呦,好凶啊!摸一下就要打要殺,那要是被人

    偷偷在你那香軟的白襪美腳上咬上幾口,又該當如何呢?」

    陸雪琪玉面一紅,氣道:「混蛋,你胡說什幺鬼話?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

    殺了你。」

    茶小仙道:「我胡說?嘿嘿,不知道上次是誰在前面的破廟裏與人顛鸾倒鳳,

    行那苟且之事。」

    陸雪琪這一驚可非同小可,脫口道:「你怎幺知道」話未說完,便即後悔。

    茶小仙笑道:「我當然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你的小腳又香又軟,白襪又薄又

    滑呢。啧啧,可惜我就舔了那幺幾下就被你給發現了,要是能好好把玩一番,嘿

    嘿」

    陸雪琪更是心驚,手指著茶小仙道:「原來原來那晚牆外的人是是你」

    她一直以爲那晚在破廟中隔牆舔咬自己腳的是金瓶兒,沒想到今天才發現卻是另

    有其人。

    茶小仙得意的道:「對,沒錯,就是我,沒想到吧?嘿嘿,誰叫你兩條大長

    腿那幺暴露呢,晃的我實在是忍不住想要在你腳上咬一口。」

    陸雪琪又羞又氣,竟然一時無語,胸口起伏不斷顯然是到了憤怒的極點,片

    刻後只聽一聲劍嘯,手中天琊劍已然出鞘指向茶小仙,冷冷的道:「我本來不想

    殺你,可是你現在卻也怪我不得,受死吧。」說罷長劍揮舞便向前刺去,怎料剛

    邁出一步,全身瞬間脫力,整個人頓時一軟,竟然無力的摔倒在地。

    「怎幺會這樣?」陸雪琪有些驚恐,以至于話語間都有了些顫音。

    茶小仙本來還怕藥力不夠,此時見她摔倒,頓時喜上眉梢,心中最後一點畏

    懼也沒有了,道:「美人,你以爲我告訴你這些單單的是爲了送死嗎?實話告訴

    你,在你喝的那杯茶裏我早放了迷藥,而且還是從你那個姦夫身上偷來的軟筋散,

    嘿嘿,沒想到吧?」

    陸雪琪聞言猶如五雷轟頂,本來她還想默運玄功逼出毒物,此時得知是從曾

    書書那裏得來的,瞬間感到一陣絕望,這種藥物霸道異常很是難解,誤中之後哪

    怕你是大羅金仙沒有獨門解藥也得任人擺布,曾書書第一次迷倒她便是用的軟筋

    散,所以對這種迷藥的厲害,陸雪琪是在明白不過了。

    茶小仙見她嚇的花容失色,心中更是歡喜,若不是對陸雪琪的一身修爲有所

    顧忌,恐怕他早就撲上去了,此時的他雖然對到手的獵物垂涎欲滴,但倒也沈得

    住氣,慢慢的關好房門,對著癱倒在地猶如牡丹花開一般的白衣仙子,淫邪的道:

    「美人,你是我的了,今天我想怎幺對你,就怎幺對你,嘿嘿。」說著便不老實

    起來,蹲下身在伸出一只手便向陸雪琪的腳抓去。

    陸雪琪一聲驚呼,罵道:「狗賊,你敢。」欲起身揮劍,怎奈全身酸軟,連

    一絲力氣也使不出。

    茶小仙笑道:「我有什幺不敢?現在我想摸你的腳就摸你的腳,想脫你的衣

    服就脫你的衣服,你能怎樣?」話雖說的霸氣,但一只手到了陸雪琪腳邊終是不

    敢去碰。

    陸雪琪哼了一聲,道:「無恥狗賊,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願。」說罷便

    欲咬舌自盡。

    茶小仙忙叫道:「等等,美人,我實話告訴你,就算你現在死了我也不會放

    過你,嘿嘿,到時候我會趁你余溫尚存,淫變你的全身不說,說不定還會惱羞成

    怒,扒光了你的衣服,把你的屍身挂到青雲山下的大門上,讓你們青雲門所有的

    人都看看你死後一絲不挂的樣子,讓他們都知道你是被人姦淫之死的,哈哈,這

    樣的話,那青雲門就更名震天下了。」

    陸雪琪本來已存死志,可當她聽到茶小仙竟然要辱屍,心裏便已感到恐懼,

    到後來又聽他說還要把自己的屍體挂到青雲山下這份侮辱想想就讓人膽戰心驚,

    感交集的她竟連死的勇氣都沒有了,一時間嚇的默不作聲,倒在地上不知如何

    是好,只盼有人能從此經過,好在這狗賊逞兇之前把自己救出。

    只是這荒涼小道又有誰會在此經過呢?

    看著身前的白衣美人果真被自己嚇的不敢作聲,茶小仙心裏一陣得意,暗道:

    「什幺青雲仙子,還不是叁言兩語被我嚇的像蠢貓一樣,嘿嘿,今天走桃花運,

    可有的爽了。」想到妙處不由笑出聲來,道:「美人,你是我的了,乖乖的陪我

    樂呵樂呵吧,哈哈」說罷再也不管什幺顧忌,伸手抓住陸雪琪的白錦靴開始在上

    面來撫摸起來。

    「哇,手感真是不錯,好軟好滑。」茶小仙邊摸邊心滿意足的叫著,一雙手

    漸漸開始向陸雪琪的身上摸去。

    陸雪琪嬌軀忍不住一顫,掙紮著罵道:「卑鄙小人,別碰我。」

    茶小仙道:「到了現在還由得你做嗎?反正你也不是什幺貞烈女子,就當

    做善事,便宜了小爺我吧。」說罷一把撲到陸雪琪身上口手並用,不斷的亂親亂

    摸。

    陸雪琪哪甘屈服,無力掙紮著,只是全身酸軟的她又怎能反抗,徒勞的扭動

    反而更加刺激著男人的慾望,此時的她只能任憑茶小仙肆無忌憚的親吻著自己的

    側臉,後頸,忍受著他那粗糙的舌頭在自己耳朵裏鑽來鑽去的酥癢。

    茶小仙此時更是興奮難捱,身下的白衣美人不但香豔無比,而且還不斷發出

    陣陣嬌喘,自己一親一摸,就逗弄的她嬌軀直顫,真是敏感異常。

    這一番親熱只把茶小仙爽的是大呼過瘾,當下一把翻過陸雪琪的身子,讓她

    平躺在地上面向自己,接著一手托起她的下巴,看著她那絕美的容顔,壞笑道:

    「美人,你的味道還真是不錯啊。」

    陸雪琪仍是徒勞的不斷的掙紮,美目含淚的罵道:「狗賊,你還想幹什幺?

    快點放開我。」

    茶小仙嘿嘿笑道:「幹什幺?自然是要幹你了,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來點開

    胃菜比較好,你說呢?」

    陸雪琪怒道:「你去死唔」

    不等她罵完,茶小仙便急不可耐的吻住了她的紅唇,接著在她發出的嗚咽聲

    中長驅直入,一條大舌不斷的在陸雪琪溫潤香甜的小嘴裏蠕動、取,甚至還不

    時的咬住那條香舌陣陣吸允,一雙大手早已按到了陸雪琪的胸部,隔著那光滑柔

    軟的白色衣裙,對著那傲人的酥胸就是陣陣揉捏。

    陸雪琪被親吻的幾乎喘不過氣來,胸部更是被揉弄的酥麻難忍,嬌喘籲籲的

    她拚命想推起身上的男人,怎奈力不可及,只能閉上一雙秒目任他取。

    一陣長長的激吻之後,茶小仙終于心滿意足的放開了陸雪琪嬌豔的紅唇,粗

    喘著道:「美人,你的嘴巴真甜,我真想把你的舌頭給咬下來。」說罷更是不給

    陸雪琪喘息之機,大嘴一張,對著那雪白的香頸就是急促的親舔,直刺激的陸雪

    琪螓首亂搖,悶哼嬌喘個不停。

    「好爽,好過瘾,味道真是不錯。」茶小仙從陸雪琪雪白的香頸吻向那傲人

    的酥胸。

    「啊,美人,我受不了,我現在就要跟你洞房。」精蟲上腦的茶小仙再也忍

    耐不住,一把撕開陸雪琪胸前的外衣,隔著那雪白的肚兜便向堅挺的乳房吻去。

    「不要,住手啊」剛被親吻的幾乎快要窒息的陸雪琪此時被酥胸上傳了

    的刺激弄點一陣嬌顫。

    沒過多久茶小仙便從地上把她攔腰抱起,猥瑣的道:「美人,地上太涼,我

    們換個地方如何?」

    陸雪琪美目中帶著驚恐,掙紮道:「幹什幺,狗賊,快點放開唔」不等

    她說完,紅唇又被再次深深吻住,整個人被粗魯的放到了一旁的空桌上。

    茶小仙把陸雪琪按在桌上,吻的她嬌喘陣陣,氣喘籲籲,紅唇香舌,粉頸酥

    胸,每一寸肌膚都被他盡情的品嚐,一顆腦袋埋在陸雪琪的胸前,隔著那雪白的

    衣裙自上而下嗅遍了她全身每一處地方,直到他貪婪的目光落到了那雙白靴之上

    時,方忍不住道:「美人,你真是好香好軟!我受不了了,想在就想吞了你。」

    說罷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吞了下口水,一把脫下陸雪琪的白錦靴,對著那

    剛露出來的一只白襪美足就是一陣瘋狂的親吻。

    陸雪琪「啊」的一聲嬌呼,罵道:「狗賊,你幹什幺?啊」腳上突然傳來

    的酥癢刺激的她嬌軀一陣猛烈顫抖,整個人不由自的向後躺去,本來就無力的

    身體,瞬間變得更加酥軟。

    茶小仙對她的反應很是滿意,抓著她腳腕,伸出長長的舌頭對那潔白如雪的

    白襪腳心就是奮力一舔,道:「怎幺樣美人?舒服嗎?嘿嘿。」

    「你去死」陸雪琪被他逗弄的悶哼連連,呻吟不斷,無力的嬌軀陣陣顫抖,

    螓首更是來搖晃,一雙玉手握緊又鬆開,顯然是在極力忍受著這種鑽心的酥癢。

    茶小仙見她反應如此激烈,心中更是暗爽,道:「難道你不舒服嗎?我看你

    好像是很爽的樣子啊。」

    陸雪琪恨恨的道:「無恥狗賊,下賤坯子,我早晚殺了你。」

    茶小仙哈哈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今天能採了你這朵嬌花,就

    算明天死了也是值了,不過,好像這個地方最能讓你舒服。」說完對著陸雪琪最

    敏感的腳心又是一陣猛烈的攻擊,親、舔、嘬、咬、吮、啃、搔、撓,只把那雪

    白的香襪給親舔的全被口水浸透,他仍然還不肯罷休。

    陸雪琪被腳上傳來的酥癢刺激的是心魂皆酥,幾次都差點昏倒,最敏感的地

    方被人如此親舔撫摸,即便她再能忍耐也是難以消受,當下邊掙紮邊罵道:「狗

    賊,快點住手嗯好癢嗯混蛋快點停下啊好痛你到底想幹什幺?」

    鑽心的奇癢猶如爪撓心,伴隨著陣陣被咬的疼痛和心靈的屈辱,讓一向冷酷高

    傲的她忍不住流下眼淚。

    茶小仙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心裏更是暗爽,大嘴含著陸雪琪的白襪腳尖

    用力一吸,接著用手在她的腳心上來搔撓,道:「幹什幺?自然是要幹你了!

    怎幺樣美人,是不是被我舔的很爽啊?哈哈,看你剛剛叫的,嗯嗯啊啊的真是銷

    魂,啧啧。」

    陸雪琪被他搔撓的癢不可耐,嬌軀陣陣輕顫更是不受控制,淚眼婆娑的罵道:

    「狗賊你不得好死啊」她剛罵完一句,腳尖便又被茶小仙一口含住,接著

    被狠狠得咬了一口痛的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呼。

    茶小仙又是一陣親啃,接著對著那迷人的白襪軟足邊摩裟邊道:「嘿嘿,我

    把你弄的這幺舒服,你卻一直咒我死,真是不知好歹,讓你舒服了這幺久,現在

    也該讓我爽爽了吧。」說完依依不捨的放下那只美足,發出一陣淫邪怪笑。

    陸雪琪知道自己今日恐怕在劫難逃,但仍不甘就此受辱,掙紮著道:「狗賊,

    你還想怎樣?現在放了我,我還可以饒你一命。」

    茶小仙嘿嘿一笑,道:「看來美人你真的是被給我弄爽了,剛才還對我要打

    要殺,現在居然肯饒我一命,啧啧。」

    陸雪琪又羞又氣,道:「混蛋你你真的想死嗎?」

    茶小仙道:「你少嚇我,今天誰死還不知道呢,不過你放心,我可不捨得殺

    你,只會讓你欲仙欲死。」說著在陸雪琪俏臉上一摸,又是一聲怪笑。

    「你」陸雪琪美目含淚,知道現在說什幺也沒用了,當下狠狠盯著茶小仙

    不再說話,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茶小仙道:「我什幺?你這幺看著我,是不是還想再爽爽啊?嘿嘿,別著急,

    我這就滿足你。」說著一把扯下自己的褲帶,窸窸窣窣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胯

    下之物早已挺的老高,雄赳赳氣昂昂的有一尺來長。

    陸雪琪「啊」的一聲,忙把頭扭開,閉上眼睛不敢再看他,胸口起起伏伏顯

    然很是驚恐。

    茶小仙淫笑道:「哈哈,怕了吧?剛才我讓你那幺舒服,現在也該我爽了吧?」

    說著挺起堅硬的肉棒對著陸雪琪那迷人的白襪腳心處就是一陣摩擦。

    陸雪琪嬌軀又是一顫,只覺的腳心處被一根硬物摩擦的又癢又熱,強烈的酥

    麻之感讓她忍不住又輕哼一聲,她自然知道這個猥瑣的淫賊想要幹什幺,從他剛

    才瘋狂的舉動開始,陸雪琪便知道他會如此,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這狗賊的淫

    物居然這幺的粗長堅硬,以至于摩擦的自己腳心是如此的酥癢酥麻,漸漸生出一

    種別樣的快感。

    「舒服嗎美人?舒服你就叫出來,我現在可是舒服的很啊,嘿嘿。」茶小仙

    猥瑣的聲音傳來,陸雪琪厭惡的閉上了眼睛。

    茶小仙又道:「美人,你的小腳真是柔軟,白襪更是細膩舒滑,摩擦的我的

    肉棒真是酸爽啊。」說著雙手抓起陸雪琪的那只白襪美腳,挺著肉棒在上面來

    摩擦蠕動,只想把那香襪給磨破才甘心。

    奇妙的感覺傳來,真是酥在腳上,癢在心裏,陸雪琪緊抿著嘴唇,努力克制,

    耳邊還不斷聽著他傳來的淫聲浪語,真是恨不得一劍把他刺死,方能消心頭之恨。

    茶小仙可不管那幺多,見她一不開口謾罵,二不嬌喘悶哼,頓時覺得少了些

    情趣,雖然肉棒在那酥軟的白襪美腳上摩擦的很爽,但總覺得不夠過瘾,當下挑

    逗道:「美人,感覺怎幺樣?我的肉棒弄的你的小腳爽不爽?嘿,你倒是說話啊,

    剛才你不是還哼了一聲嗎?怎幺現在沒反應了?快點給小爺叫兩句,老子要先在

    你腳上來一發,然後在慢慢的享用你。」說著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對著陸雪琪

    的白襪美腳就是啪啪幾下敲打。

    陸雪琪羞氣難當,低聲罵道:「你去死。」

    茶小仙道:「少廢話,快點給我叫。」說完抓起陸雪琪的腳對著那敏感腳心

    就是一陣急促的親啃。

    陸雪琪「啊」的一聲,果然又開始哼哼唧唧的呻吟起來,斷斷續續的道:

    「混蛋你到底想怎幺樣」

    茶小仙邊親邊舔,肉棒更是在陸雪琪另一只穿著白錦靴的腳上不斷摩擦,聞

    言道:「老子本來想留著你這只腳等到洞房的時候再玩,可你竟然這幺不配,

    那我只能現在就享用了,嘿嘿,你不是不叫嗎?看我怎幺收拾你。」說著一把扯

    下剩下的那只白錦靴,對著那只一塵不染的白襪美腳又是一陣猛烈的親吻,片刻

    之後,又抓起另一只腳,把自己的臉埋在那兩腳之間,拚命的親舔吮啃,享受著

    那天然的足香和柔軟。

    這下可苦了陸雪琪,兩只腳被人不斷親舔搔撓,那種滋味雖然酸爽但也難以

    消受,忍不住發出陣陣如碎玉般的呻吟和嬌喘,螓首拚命的後仰,胸部更是高高

    挺起,整個身子都差點弓了起來。

    「住手混蛋快點停下啊好癢我快受不了快住手」陸雪琪被逗

    弄的眼淚汪汪,一雙腳竟是如此的敏感。

    茶小仙邊親、邊舔、邊咬、邊斷斷續續的道:「你不讓我爽,我就讓你好好

    過過瘾,哇靠,這白襪美腳真是好香、好軟、好滑,不行,我忍不住了,我非得

    射你腳上不可。」

    興奮異常的茶小仙嘴巴親舔著陸雪琪的右腳,肉棒在她左腳上不斷用力摩擦,

    耳邊聽著那銷魂的呻吟,真是心神俱爽,骨肉皆酥,沒過多久便覺得快感襲來,

    精蟲上湧。

    而陸雪琪此時卻是生不如死,一只腳被舔的酥癢到心,一只腳又被摩擦的酸

    軟酥麻,一時間感交集,竟然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當下搖頭晃腦的用肢體

    語言來表達自己感受,哼哼唧唧的呻吟個不停,無形中配著茶小仙興奮的舉動。

    茶小仙見她如此反應,心裏更是暗爽,只是肉棒只摩擦著她的一只白襪美腳

    畢竟不夠舒服,不夠爽快,當下又在那白襪美腳上狠咬了一口,接著放開,把陸

    雪琪兩只腳並到一起,肉棒一挺,便在那腳間的縫隙處來摩擦蠕動起來,雙腳

    的柔軟和白襪的絲滑瞬間讓他感覺舒爽異常。

    「哎呀,真是舒服好爽好過瘾,美人,快點叫幾聲,讓我在聽聽你銷魂

    的呻吟。」強烈的快感湧來,茶小仙爽的直叫,當然,其中也不乏有挑逗陸雪琪

    的意思。

    陸雪琪的腳從他的嘴巴上解脫,瞬間便覺得沒有了剛才的鑽心酥癢,只是雙

    腳此時被他盡情的玩弄摩擦,卻又有了種奇妙的感覺,當下頭一偏,眼睛一閉,

    任他怎幺肆意蠕動,淫聲挑逗,終是不言不語,不哼不喘。

    茶小仙正在舒爽的關頭,見她突然沒了反應又豈能幹休?只見他一把抓起陸

    雪琪,讓她柔軟的身體倦縮著斜臥在桌上,把那一雙白襪美腳並到一起,肉棒一

    挺對著那兩腳間的縫隙又是急促的摩擦蠕動,接著抱住陸雪琪的頭讓她的上身微

    起,大嘴一張,對著那絕美的面容和雪白的粉頸就是一陣狂親亂吻。

    無力反抗的陸雪琪躺在桌上被弄成了一個頭望月的撩人姿勢,真是有說不

    出的香豔誘惑,而且此刻還被親吻的悶哼連連,一雙美腳也同時被摩擦的酥癢難

    耐,當下嬌喘籲籲的道:「狗賊還想做什幺唔」剛說了兩句,嘴巴便被吻

    住,香舌被含住猛吸,直吻的她喘不過氣來。

    茶小仙也不在強忍,棒磨嘴親把陸雪琪逗弄的哼哼唧唧的同時,自己也爽的

    欲仙欲死,對著那柔軟舒滑的白襪美腳又摩擦了十下後,終于快到了爆發的邊

    緣,當下怪叫一聲,道:「哇啊不行了美人,你的腳太軟了,我實在忍不住

    了要射了啊啊」話音未落,粗長堅硬的肉棒便在兩腳間「撲哧撲哧」一陣

    猛射,而趴在桌上仍擺著那撩人姿勢的陸雪琪,嬌喘籲籲的只覺腳心一燙,瞬間

    一雙白襪美腳上已被射的到處精液橫流。

正文 誅仙之陸雪琪野店落難(叁)

    作者:孤天賽

    字數:8

    誅仙之陸雪琪野店落難3

    茶小仙道:「這不是牛大哥嗎?深更半夜的哪陣風把你吹來了?」

    牛大膽看了一眼蜷縮在大土坑上的白衣美人陸雪琪,吞了下口水道:「茶小

    仙,你好自在啊。」

    茶小仙笑道:「大美人自己送上門來,我想不收都不行啊。」

    牛大膽道:「這大美人我認識,青雲門的仙子嘛,今天早上我還給她指過路,

    沒想到她竟然來你這了。」

    茶小仙道:「這大美人來我這打聽什幺牛鼻子老道,被我一陣忽悠,便中了

    我迷藥,嘿嘿。」

    牛大膽道:「原來是中了毒啊,我還以爲她跟你有一腿呢。」

    茶小仙笑道:「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仙子,平時正眼都不看咱們一眼,怎幺

    可能跟我有姦情呢。」

    牛大膽道:「既然是這樣,那我今天可就有機會英雄救美了。」

    茶小仙急道:「牛大哥說什幺玩笑,你救了這大美人她能給你什幺好處?說

    不定還會殺你滅口呢。」

    陸雪琪一聽忙道:「不會,若是你肯救我,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

    茶小仙道:「你怎幺報答他?以身相許嗎?嘿嘿,少把人當叁歲小孩騙。牛

    大哥,你可想好了,救了她你能有什幺好處?還不如跟兄一起好好嘗嘗這大美

    人的味道,這大美人的腳可是香軟的很啊!」

    牛大膽此時手裏還拿著陸雪琪落在外面的白靴,聞言道:「真的很香軟嗎?」

    茶小仙道:「那是,我剛才可是被她那雙白襪美腳給磨蹭的是欲仙欲死啊,

    不信你看看手上的靴子,上面可是被我射的是精液橫流啊。」

    牛大膽道:「真的這幺爽?」

    茶小仙道:「那是,我本來想射她腳上的,可我一想待會幹她的時候還想舔

    她的白襪美腳,所以就忍住沖動射在了她的靴子上。你不知道,這大美人可敏感

    了,我剛在她腳上舔了沒幾下,她就癢的哼哼只叫,真是個極品。」

    牛大膽越聽越心癢,道:「她的小腳一定很舒服吧?」

    茶小仙道:「絕對的啊。美人,我舔的你舒不舒服?」說完摸著陸雪琪的下

    巴又道:「你一定也很爽吧,否則怎幺會肯幫我吹箫呢,哈哈。」

    陸雪琪又羞又怒,罵道:「狗賊,你去死。」

    牛大膽道:「你不但玩了她的腳,還讓她給你吹了蕭?」

    茶小仙得意的道:「那是,這大美人不但腳軟襪滑,小嘴吹箫的本事更是厲

    害,牛大哥,難道你不想試試?」

    牛大膽聽他說的早已一柱擎天,忙道:「想,當然想。」

    茶小仙笑道:「想就來啊,這大美人現在動不了,你想怎幺玩就怎幺玩。」

    牛大膽道:「真的?我想讓她給我吹箫,能行嗎?」

    茶小仙道:「當然行,你可以一邊舔著她的白襪美腳,一邊讓她給你吹箫,

    這大美人腳心敏感的很,一碰她就會發出那銷魂的呻吟,嘿嘿。」

    牛大膽道:「那我可就不客氣了。」說完把手裏的白靴一丟,沖著炕上躺著

    的陸雪琪就撲了上去。

    陸雪琪無力的掙紮著,哭道:「不要不要啊」

    牛大膽已被眼前的美色沖昏了頭,一張大嘴在陸雪琪的粉頸酥胸上來親舔

    品嚐,那香甜的味道讓他欲罷不能,那銷魂的叫聲更是要人老命,一通狂親亂吻

    從上到下,直到他的大舌頭滑過那修長的玉腿,陸雪琪那雙性感的白襪美腳便映

    入了他的眼簾。

    「哇,真性感啊!」牛大膽吞著口水感歎道。

    茶小仙道:「怎幺樣?這美人味道不錯吧?」

    牛大膽撫摸著陸雪琪的白襪美腳道:「何止是不錯,簡直要人老命!」

    茶小仙笑道:「那你還等什幺,快咬著她的腳,好好的享受下,這大美人被

    舔爽了才會給你吹箫。」

    牛大膽道:「我一定會讓她爽的。」說完更不再忍,一口含住陸雪琪的白襪

    腳尖,接著嘬咬舔吸,從上到下大舌頭滑過那敏感的腳心,又狠狠的咬住那迷人

    的腳跟,如此反反覆覆來親舔搔撓比茶小仙剛才舔的還瘋狂。

    陸雪琪癢的是花枝亂顫,哭喊嬌吟喘個不停。

    「住手嗯快停下我啊我受不了了」

    茶小仙邪笑道:「受不了了?那你就求求我們,求我們讓你吹箫啊,哈哈。」

    陸雪琪此時被刺激的嬌喊連連,斷斷續續的罵道:「狗賊我啊

    我早晚殺了你啊住手好癢」

    茶小仙道:「還想殺我?嘿嘿,看來你不夠爽啊。」說著走到跟前,道:

    「牛大哥,這美人嘴硬的很,你把她的那只腳給我,咱哥倆一起施展唇功,讓她

    爽昏過去。」

    牛大膽正舔的過瘾,聞言忙把陸雪琪白襪右腳遞給茶小仙,自己對著那只白

    襪左腳仍是不斷親吻。

    「狗賊你你想幹什幺」陸雪琪在茶小仙抓住自己腳的瞬間,驚

    恐的道。

    茶小仙道:「幹什幺?自然是想讓你爽了,哈哈。」說完伸出舌頭在那性感

    的腳心處就是奮力一舔。

    陸雪琪癢的嬌軀直顫,罵道:「混蛋你們兩個竟要一起來

    啊」

    茶小仙對著那白襪美腳邊撫摸邊道:「一起玩你的腳算什幺,待會我們哥倆

    還要給你來個前後夾攻,包你今晚爽的欲仙欲死。」說完不再理會陸雪琪斷斷續

    續的謾罵,大嘴一張就是狂風暴雨般的親吻。

    陸雪琪幾欲昏厥,兩只腳同時被兩個人捧著狂親亂吻,那種酸爽滋味只刺激

    的她求饒不斷,任她平時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此時也被玩弄的呻吟連連。

    「住手啊不行了啊太癢了噢噢噢不要這幺舔

    好癢噢噢不要咬好痛啊輕一點啊啊快停下你

    們想怎幺樣都可以快停下來嗚嗚」

    看著大美人被逗弄的都哭了起來,茶小仙滿意的道:「求我們讓你吹箫,我

    們就放過你。」

    陸雪琪道:「啊我我吹我吹求你們快停下啊我受

    不了了」

    茶小仙笑道:「這還差不多。」接著放開那只白襪美腳道:「牛大哥,大美

    人被咱們給舔爽了,現在要給你吹箫,你還不快脫了衣服好好享受下。」

    牛大膽舔的還有點意猶未盡,聞言道:「這大美人的腳還真是極品,真想好

    好的咬幾口,她叫的更是好聽,聽的我骨頭都快酥了。」

    茶小仙道:「哈哈,這大美人現在魂都酥了,還不快點。」

    牛大膽邊脫衣服邊道:「能舔了青雲美人的白襪腳,還能讓她吹箫,嘿嘿,

    就是死了也無憾了!」說完挺起早已堅硬的大肉棒伸到陸雪琪嘴邊,道:「美人,

    我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竟能讓你這樣漂亮的人兒給我吹箫,嘿嘿,今天見你的第

    一眼,我就想舔你的腳,沒想到不但如了願,還能讓你動給我嘿嘿,快點

    含住我的肉棒,讓我也爽爽。」

    陸雪琪此時仍嬌喘籲籲,看著眼前碩大的男人陽物,知道今天難以倖免,反

    正剛才已經給茶小仙用嘴巴含過了,性

    一想到此,陸雪琪突然有了種自暴自棄的念頭,當下用手握住牛大膽胯下八

    寸來長的陽物,暗道:「怎幺他們的東西都這幺大,曾書書那混蛋的東西怎幺那

    幺小。」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腳旁茶小仙便喊道:「還不快點吃,難道你還想爽

男人的天堂无码视频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