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怕张扬”的吴京,“捧杀”的魔咒,还是在他身上应验了

精彩内容:

吳京當年在什刹海體校學習武術的時候,有一天突然對枯燥無味的訓練産生排斥,偷偷逃了學到校外瘋玩,回家的時候恰好有滿身的汗水“營造”出他仿若剛結束訓練的假象。然而卻被父親一眼識破,直接一腳把兒子踹出七米開外,痛恨孺子不可教也。

嘗到了耍滑頭後果的吳京,或許會感激當年父親的一腳,不然可能也就沒有後來跨界後的吳京,畢竟如今《長津湖》票房破了50億大關,而吳京也成功坐上國內男演員票房的頭把交椅,229億票房的成績看上去是如此光鮮亮麗。

連成龍大哥也對吳京的成績連連豎起大拇指,聲稱自己幾十年的演戲生涯才累積有200億票房,而吳京只靠《戰狼》系列、《流浪地球》和《長津湖》四部片子。

吳京在身後一臉羞澀,彎著腰連連擺手,甚至不好意思地逃離了鏡頭——可以看出雖然如今已經成了炙手可熱的人物,但吳京依舊是那麽謙遜、沒飄。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圈內圈外以及大衆對吳京天花亂墜一般的溢美之詞,仿佛是吳京本人開辟了愛國電影題材,並讓國産科幻片經曆了鳳凰涅槃般的巨變。

圈內人裏同爲導演行業,但經驗遠比吳京老到的陳凱歌如今都要尊稱他一聲“京哥”,又說自己和徐克以後都不會再用吳京,因爲他如今身兼演員和導演,再教他怎麽演戲只會覺得自己多余。玩笑歸玩笑,雲淡風輕的一番話透露出吳京如今在電影界的地位已經非同小可。

其實,早在《流浪地球》票房大爆的時候,吳京就開始被“神話”,又是誇他抵押房産籌集的6000萬拯救了整部電影,又吹他對中國電影的貢獻相當于再造社稷,甚至還將他和其他有熱度的小鮮肉相提並論,引來了無數粉圈的對立和拉架。

這樣的贊美高度,其實遠遠超出了憨厚的吳京所能承受的範圍,說是捧殺也毫不爲過。捧殺與誇贊的最大區別在于:前者罔顧基本事實,欠缺理性,而後者是站在一個恰當的角度來觀察和評價人和事的。

它往往比誇贊更讓人“觸目驚心”。因爲捧殺猶如溫水煮青蛙,你自覺一切都沒什麽異常,但最終卻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消解掉。

雖然說期望肯定是會伴隨著好票房和好口碑一步步提升,但有些人對吳京的“期望”,卻早跳脫出合理的範圍之內,而像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任憑吳京拿出怎樣驚豔的成績,也不足以填補。

比如《攀登者》,票房還未塵埃落定,許多人就已經給這部電影定下了“考核標准”:少于30億票房算撲,多于40億票房也不能算爆。

不知道吳京如果看到這樣的評論,會不會窘迫得滿頭大汗,不是感到壓力山大,而是覺得自己何德何能。

娛樂圈遭遇捧殺後一落千丈的天之驕子又何曾少過?歌手薛之謙,人設崩塌前被粉絲各種冠以深情好男人的頭銜,結果情史被扒光後讓人大跌眼鏡;演員文章,沒出事之前被媒體公衆各種盛贊“好丈夫好爸爸”,結果在妻子孕期就被拍到偷腥;素人爽子,沒D孕沒偷稅漏稅之前江湖人稱“最清純的小仙女”,結果出事後被全民貶爲“瘋女人”……

這個圈子裏從來不缺鮮花與掌聲,但要分辨哪些是真心的祝賀、哪些是虛僞的奉承,不僅需要擦亮雙眼,還需要一個人的閱曆來做支撐。

郭德綱就曾語重心長地教育過愛子郭麒麟:“有人誇你,別信;有人罵你,別聽”。是捧是罵本身倒不出奇,難以分辨的是“隨意”二字,太多人在名利場迷失了本心,忘掉了初衷。

而吳京的難處正在于,火了之後他的壓力從如何塑造好角色和作品、轉而變成了如何塑造好“吳京本人”,或者說如何營造出媒體和公衆眼裏所認可的人設。

于是媒體開始捕風捉影,對吳京小到一句話,大到某一次發火行爲,開始“添油加醋”,傳播“吳京現在飄了”的輿論及風評。

某次因爲司機開車超速而忍不住在街頭罵了幾句話,就被渲染成“耍大牌、爆粗口”,但其實人家只是對交通安全上心罷了。

以及在機場被跟拍的蹲點並拍個不停,感到無奈的吳京只好反過來拍起他們,並不時詢問他們到底在拍什麽,就是這麽再尋常不過的一幕也被人抓住“大做文章”,嘲諷吳京飄了。

這就是“捧殺”帶來的反噬,有人誇得你多狠,自然就有人貶得你多狠。對此,吳京表現得十分謹慎,在《戰狼2》奪得中國電影票房史冠軍後他沒有膨脹也沒有沾沾自喜,反而是下定決心惡補自己的知識。

他說這就和蓋房一樣,一下子上到七樓固然是幸運的,但中間的六層樓一旦缺失,就會從高樓墜下。

“拿陳詞濫調去騙觀衆就是自尋死路”,利字當頭的影視圈裏,有多少影視人應該抄下吳京這句話背誦並默寫?

但從妻子曬出來的日常分享照來看,吳京還是過去那個吳京:隨性、不拘小節、甚至有那麽點五大叁粗。

他們家裏邊的裝潢和擺設都很尋常,根本談不上奢華,出行的時候也不像其他明星一樣隨身跟隨著一大群保镖助理,而常常是吳京幫著老婆一人拿兩個行李箱。

獨自一人出行的時候也不講究所謂的排場或者行頭,騎上共享單車的他幾乎讓我們辨別不出他就是熒幕裏那個叱咤四方的武林高手,但或許這就是吳京感到最舒服的生活狀態。

此外,還經常被叫囂票房那麽好怎麽不出來捐款的“逼捐”事件,他從來不正面回應,但永遠會用實際行動默默證明自己的爲人。

或許我們無須規誡吳京,而真正要受到警醒的人,是那些把吳京看成電影圈頂梁柱、明星裏的明星、完人裏的完人的那小部分“居心叵測者”,他們如此影響不了吳京,卻反倒會把網絡環境破壞得烏煙瘴氣。